雨過。天晴。

崔荣宰,我今天有跟你告白过吗?
如果没有,那么我喜欢你。

【镇浦】天青色等烟雨

*温暖治愈向

*短篇

@蓬莱国度的貊子桑





雨点滴滴答答的打在窗户上,规律却又令人烦躁的声音,街上的行人匆匆忙忙地走着,红伞蓝伞黄伞纵横交错。玻璃因为雨滴渐渐变得模糊,忽然间有一只手猛地抹了一把,却什么也没擦下。


"唉…"坐在书桌前的少年烦躁地叹了一口气。

他抬手揉掉一张稿纸,拿起一旁的耳机,顺便点了一首歌就闭上眼睛开始假寐,没有意识到自己似乎过高的体温。


"荣宰啊---"朴珍荣拉长尾音叫着崔荣宰。


朴珍荣提着湿答答的炸鸡回到宿舍,一打开门就呼唤着他最疼爱的弟弟。炸鸡虽然湿透但香气依旧四溢,它很快的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

一,二,三,四,五,少一个。


"荣宰?"朴珍荣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带着耳机的崔荣宰趴在桌上睡觉。

桌上满是揉烂的稿纸,仅剩的几张完好的稿纸上头也画了好几道,歪七扭八的线条显示出他愈来愈没耐心。朴珍荣打开其中一球纸团,凌乱的笔迹横过一张纸。他一句都看不懂。

朴珍荣把纸团放下,拿起崔荣宰耳朵上的耳机。崔荣宰似乎意识到耳边的声音消失了,模模糊糊的把手往前一抓,却什么也没碰到,朴珍荣笑了笑,温柔的把崔荣宰的头托起。


"荣宰啊,在这里睡觉会感..."朴珍荣突然停下。

朴珍荣的手上满是热度,他仔细一看,崔荣宰的双颊绯红但面色苍白,而且房间里的温度不可能让他这么热。崔荣宰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看到朴珍荣正一脸担心地盯着他。


"鼻塞?喉咙痛?头疼?"
崔荣宰摇了摇头。


朴珍荣转身把床上折叠的被子摊开,又把枕头拍了拍,自己坐到上面,并且示意崔荣宰坐到床上。崔荣宰不明所以,在朴珍荣半威胁的目光下乖乖地坐到他身边。

朴珍荣见他听话的走了过来,满意的一笑,大手一挥就牢牢地把崔荣宰抓住,顺势就往床上倒。崔荣宰红着脸急急忙忙的挣扎,无奈朴珍荣力气极大,未果。


"等等珍荣哥...我还得写歌呢。"

"都发烧了还写什么歌,休息。"

"可是下雨天我比较有灵感啊..."

"那你写出什么了吗?"

崔荣宰语塞。


崔荣宰被朴珍荣紧紧抱住,一开始僵硬了一下也慢慢放松了。长期绷紧的神经一放松下来马上就感到疲累,崔荣宰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因为发烧而感到寒冷的崔荣宰,不知不觉就往热源靠近。朴珍荣看着因为冷而一直往他怀里蹭的毛茸茸的头,哑然失笑。随即也闭上眼睛,搂了搂崔荣宰,跑去跟周公下棋了。


后来,林在范终于注意到,始终没出现的崔荣宰还有半途失踪的朴珍荣到现在还没出现。只好起身前往崔荣宰的房间,没料一打开门就是如此光景。

林在范一边看着眼前温馨的场面,一边把凑过来的成员统统赶走。


"嘘,不要吵到他们了。"





*小剧场


崔荣宰缓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没拉上窗帘的窗户透出月光撒在朴珍荣脸上。

"真漂亮啊..."他不禁赞叹着。

朴珍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冲着看到痴的崔荣宰就是一笑,崔荣宰的脸又倏地泛红了。

"跟你一样。"







===END===


that's a moon like  you~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