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崔荣宰,我今天有跟你告白过吗?
如果没有,那么我喜欢你。

【范七】My reaction 2

短小。





"你做噩梦了?"

"才没有。"



"左边那间是你的房间,中间那间是我的。如果你想找我而我不在客厅的时候,可以到那里找我。右转是浴室,我等等会在里面放一些一次性的卫生用具。这样可以吗?"

林在范一句一句的交代崔荣宰,可是对方的注意力好像并不在他这里。

"可以,真的很谢谢你。"崔荣宰一边回答着林在范,一边打量着房间的摆设。

客厅意外的是暖色系,米白色沙发,木质餐桌,灯光也是暖黄色,还有那对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的...猫咪抱枕?没想到林在范喜欢这个。

"很可爱吧。"

"是啊。"



崔荣宰穿上林在范的衣服,擦了擦了还在滴水的头发,扑在柔软的大床上,蹭了蹭棉被,最后还舒服的滚来滚去。

"咚咚。"敲门声响起。

林在范站在门口,左等右等没等到崔荣宰应门,就只好自己开门进来了。反正门没锁,应该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吧?



"......"两人尴尬的对视,崔荣宰立刻跳起来坐好,可是乱糟糟的发型显示着其主人刚刚被人撞见的幼稚。

"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林在范打破沉默。

他记得崔荣宰是在晚上快九点时打电话给他的。在两人分开之后,到他打给他的时候之间的时段,要跑完所有的酒店,时间并不游刃有余。如果要加上吃饭时间,那大概是完全来不及的。

"嗯,没吃。"崔荣宰十分大方地承认。

反正都寄人篱下了,再厚脸皮一点没什么大碍。更何况要是半夜饿到受不了,岂不是更加麻烦?自己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请个客好好谢谢林在范。



所以他这个人情是欠定了吧?

桌上放了粒粒分明的白米饭和海苔,飘着焦香的培根包着豆腐,看起来入口即化的鸡蛋卷,还有一整锅泡菜汤。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

"嗯,家里没什么菜了,随便做做。"

崔荣宰自暴自弃的狼吞虎咽,除了他本身就饿了以外还多了点悲愤。林在范长的帅还烧的一手好菜,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林在范一边收拾,一边奇怪地看着崔荣宰一脸悲壮的吃着饭,想来想去也只能当他是因为太好吃而感动到快流泪了。

如果真的这么好吃下次再给他做好了,林在范心想。



"对了,你不去看看你的珍荣哥吗?"

林在范终于收拾好所有东西,突然想到为什么崔荣宰会在这里的主要原因,就靠着浴室门对着里头的崔荣宰说话,没想到本来正在刷牙的崔荣宰听到这句话,含着牙刷就这么愣住了。

就像是...被什么惊吓到一样。



"你不去看看你的珍荣哥吗?"林在范的脸和记忆里的他重合。

同样的语气不同的表情,记忆中的带点醋意,眼前的只有担心和好奇,却奇妙的重叠在一起。



"啊...已经有人照顾他了,不过我明天会去医院。"

"这样啊。"



关上灯,崔荣宰爬上床。裹着厚棉被却忍不住瑟瑟发抖,往日的记忆犹如潮水般袭来。

他的一颦一笑,他和他平时在忙碌时偷闲约会的光景,他忍不住对他发脾气却总是在最后后悔...

还有他最无法忘记的...他的眼里全是被背叛的痛苦,那样直勾勾地盯着他,紧接着就是火舌吞噬一切。



"没有...我没有背叛你...没有!"崔荣宰惊醒后忍不住尖叫。

他冒着冷汗想爬下床,但浑身颤抖的他慌忙之中碰倒床头的闹钟,闹钟掉在地上发出巨响,零件各个散落一地。



在他想是不是把林在范吵醒了的时候,门外的走廊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崔荣宰茫然地望向门口,突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安心。

"吱-----"门开了。





===TBC===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