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崔荣宰,我今天有跟你告白过吗?
如果没有,那么我喜欢你。

My reaction 1【范七】



不可抗力的又作死开坑...对不起。






紫色星期四,今天对林在范来说也是不顺利的一天。


首先在平常吃的那家三明治不知道为何没营业,再来工作又因为感情用事等种种原因被停职。

搞得他精神憔悴,甚至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女朋友?


而现在...

林在范无法相信他所看到的这一切。



想想平常总是零零散散的客人,再看看现在几乎全部被占满的椅子,听听吵杂的各式各样的声音,无法理解。


"怎么就客满了呢?"


"抱歉啊在范,没想到新推出的甜点会这么受欢迎呢,你要什么我等下给你送去家!"

店长注意到他,很热情的招呼着平时的常客。

"不了不了,我就再等等不然看看有没有人要并桌吧。"

林在范婉拒了店长的好意,反正放眼望去还是有几个空位的。

"......"

听到并桌这俩个字,坐在在吧台旁边的圆桌的人突然抬起头看着林在范。

林在范几乎在瞬间就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把视线移过去,就看到一个黑发的少年在盯着他。


"你要跟我并桌吗?"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反正我朋友已经一个钟头过去了都还没来,我想他是不会来了,我喝完这杯咖啡就会走。"

林在范不客气的坐下,开始打量起面前的人。


二十出头,桌面上放的是乐谱,音乐家吗?怀里抱的是知名品牌的背包,大概很有名。名字...崔,荣,宰。现在会在水瓶上贴名字的还有几个?真是单纯。

想到这里林在范忍不住笑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崔荣宰冷不防的开口,倒是把林在范结结实实的吓一跳。

"既然都知道我的名字了,说一下也不为过吧?"他顺着林在范的视线把怀里的水瓶连带包包一起举了一下。

还不笨嘛。


"林在范,警察。"林在范伸出手。

"Ars是我的作曲名,欢迎来听听我的歌。"崔荣宰回握了手。


时钟滴滴答答响,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桌上的原本装着冰美式的杯子现在已经见底,但冒着白烟的蓝山还剩下大半。


"有缘再见。"

"嗯,我会去捧场你的歌的。"



崔荣宰前脚刚踏出店门口,外面就传来惊心动魄的尖叫声。本来想一走了之的他,看清倒在马路上的人脸时,突然脸色大变的冲了过去。


"珍荣哥!"

紫色星期四还是不肯放过他吗?


林在范这么想着,但基于职业本能,就算是被停职还是多管闲事的走过去。


倒在马路上的也是一位年轻人,黑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至于会造成失血过多的原因...大概是腹部上的刀伤吧。

当然这些想法在林在范的脑海中只是一秒闪过,他马上叫救护车,也顺便叫了警察,毕竟被砍大概不是正在停职的他可以解决的吧...


"难道今天要住酒店了吗?"听到这句低语,林在范转头去看旁边的崔荣宰,只见崔荣宰望着离去的救护车,低声抱怨到。



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黑衣男子在看到伤患被送上救护车之后掉头就走,在旁人看来就是标准的看热闹的人。

唯一不同于其他人的,大概就是他用烟嗓轻轻说的那声几乎听不见的两个字。

"珍荣。"



"你没地方住?"

"我不住这,我是来找珍荣哥的..."

"那你要来住我家吗?"

"诶?"



"这个时间点你是很难找到酒店的...算了,你如果找不到就打电话给我吧。"

崔荣宰走出最后一家酒店,手里拿着林在范刚刚给的名片,回想他所说的话。


"还真的被他说中了..."

嘛,就麻烦一下别人应该不会怎么样吧?反正这种时候坚持自己无谓的自尊心只会落得露宿街头的下场而已。



紫色星期四终于放弃他了。

林在范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未知号码,笑了笑。


"可以开始放长线钓大鱼了。"虽然这这条鱼会不会轻易上钩还是未知数。

这个崔荣宰,在看到他口中的珍荣哥倒在路上还浑身是血的情况下,只有担心,却没有一般人看到血的害怕恐惧。



绝对有问题。





=====TBC.=====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