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崔荣宰,我今天有跟你告白过吗?
如果没有,那么我喜欢你。

[镇浦]时间流逝

听gfriend的rough听出的灵感😂
he保证





就算是寒冬,街上的人还是熙熙攘攘,地上的白雪被各种靴子踩过一遍又一遍。崔荣宰的书店也在十点准时开门。


"欢迎光临。"崔荣宰开了一家书店兼咖啡馆,没有名字,但从玻璃窗外看进去的装潢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

登门的客人不多也不少,足够让他有着中等收入,却又不会吵吵闹闹。

崔荣宰不喜欢看书,喜欢人声但不喜欢吵闹。

他开书店只是为了一个人。


"Coco啊,最近爸爸又进了一批新书,要上架。今天不能陪妳玩了。"Coco懂事的吠了一声,就蹲在一旁看他整理。

过了一个下午,崔荣宰有点饿了。店里没有时钟,他掏出他的怀表想先看一下时间,盘算一下是要在厨房自己做来吃,还是要出去吃那家他已经觊觎好久的点心屋。

很多朋友都嫌崔荣宰的怀表很老气,但崔荣宰说那是比他命还重要的东西,说什么也不换。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提这件事了。


"汪!"Coco睡了一整个下午,什么事都没做,无聊的很。
在牠醒来的时候,窗外刚好飞来一只斑鸠,牠兴奋的往刚好站在窗前的崔荣宰身上扑去。


碰。崔荣宰手上的怀表落地。他连忙把它捡起来,不让Coco踩到它,但表面已经有一条裂缝,必须得修。


他知道路口有一家新开的钟表行,但他从来不屑路过,当然也不屑进去。

他以为朴珍荣给他的表永远不会坏。


"冷死我了..."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下雪,出了门的崔荣宰只好又折回家穿上厚重的大衣,顺便裹上一圈圈的围巾。


"珍荣哥,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哥怎么舍得离开你。"

"荣宰啊,抱歉...哥可能要走了..."

"这个给你。"

就像是他坚信朴珍荣不会离开自己,但他却走了。

以为不会坏的怀表也坏了。

他该放弃了。


"先生,先生?请问你是要修表吗?"突然的声响打断崔
荣宰陷入回忆。

"啊,是的,不好意思。"崔荣宰连忙把表拿出来。

"那个,我们师傅现在不在,您是要在这里等还是..."

"不用了,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崔荣宰漫不经心的回答。

他是时候该放下了。


崔荣宰浑浑噩噩的走进那家点心屋,随便点了一些甜点,发现点太多时甚至盘算着吃不完给Coco吃,却根本没想到Coco只是狗,不能吃。

朴珍荣能吃。

朴珍荣嫌弃他剩下的甜点,却又无可奈何的帮他吃掉的脸就这样浮现在崔荣宰的脑海中。

不能再想了...


走近店面,拿出钥匙的那一瞬间,崔荣宰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帮我吃,买太多了。"本能总是比不过大脑。





==tbc吧==

有脑洞但手癌晚期...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