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每天都更愛崔榮宰

(鎮浦) Hey (2)

殺手au...吧
副cp宜嘉預警






,did you get it?

「嘿!嘉嘉你怎麼了?」段宜恩有點慌張,看著突然昏迷的王嘉爾。

當天晚上,他們因為實在是太害怕了,根本睡不著,只好一直聊天為彼此打氣。

「到底是為什麼...」王嘉爾看起來有點憤怒又有點恐懼。

「什麼為什麼?」段宜恩覺得今天自己實在是困惑太多次了。

「為什麼是今天...」看起來是憤怒居多,不過為什麼臉這麼紅?

「今天...怎麼了嗎?」段宜恩完全不知道除了被綁架還有什麼更重要的事。

「你已經答應我了,明天...」話還沒說完,王嘉爾就昏倒了,在這一瞬間。

其實王嘉爾是想說,明天是他的生日,他要和段宜恩去約會。那可是段宜恩第一次約自己出去玩啊,他突然好恨那個崔榮宰。

「救救他!」段宜恩抱著他想找人求救。
他激動到完全忘了門是鎖的,要叫人只能按鈴。

「吱呀~」段宜恩推了門,門竟然沒鎖。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

走廊上的燈沒有一盞燈是開的,在那裡段宜恩憑著他還沒適應黑暗的視覺看到那裡站了一個人。

他只能用微弱的從窗戶透進來的月光看到他的臉。

明明長著一張可愛的臉,但表情卻冷酷到像是不在乎任何人事物。

「你就是...崔榮宰嗎?」段宜恩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知道。

「嗯。」簡潔有力的回答,和臉不太搭,但很符合氣質。

「感覺應該是一個話很多,嗓門很大的人啊。」
這是段宜恩後來說的,對崔榮宰的臉的第一印象。

「你救救他吧。」段宜恩拜託他。他不想要嘉嘉受苦。

崔榮宰撇了他一眼,走了。

段宜恩愣住了,「怎麼有人可以這麼冷酷無情?」

但他也明白自己和王嘉爾是人質的事情,怎麼可能會有人關心他們?,只好回房間盡量安撫王嘉爾,畢竟這樣不要想逃出去了,連走路都難。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也沒有很久。他聽到開門聲,是BamBam。

「你怎麼會來這裡?」

「讓我看看他。」

段宜恩連忙把王嘉爾抱過去。

BamBam檢查了一會兒後,說:「他就是情緒起伏太大,才會導致昏迷,大概一下子就醒了,好好休息就行。」

從此之後段宜恩就對BamBam有著感激之情,倒是很討厭崔榮宰了。

在隔壁房間裡,BamBam對著房間裡的年輕人嘆了一口氣。這哥啊,真是令人不省心。

「榮宰哥這樣不注重身體,珍榮哥回來會生氣的。」

「嗯。」年輕人回的心不在焉,身體倒是很老實的僵硬了一下。他可沒忘以前朴珍榮是怎麼懲罰他的。可是就算這樣...

他明明,不會再會再回來了啊,不要騙我。

朴珍榮,我好想你,你回來好不好。

我保證我每天都聽話,不抽菸不喝酒不鬧事,
我求求你回來看我一眼。

看著又陷入情緒低潮的哥哥,BamBam和站在一旁的金有謙只好開口。

「哥你唱首歌吧,我想聽。」這哥只要唱歌還是會開心點的。

崔榮宰的弟控屬性還是在的,他基本上不會拒絕兩個弟弟的要求。

「好吧。你們要聽什麼?」崔榮宰果然答應了。

「就唱get的那首新歌!Hey!」他們非常興奮,畢竟這哥的唱功簡直就是職業歌手一般,更何況他們還是get的小迷弟。

「為什麼會有get的歌?」段宜恩和王嘉爾都是get的迷弟。「嘉嘉聽到這個一定會醒吧?」段宜恩想。

「get!我家get!」果然醒了。

王嘉爾湊到門邊去聽。「那個人唱的還滿好聽的嘛。」

如果他知道是崔榮宰的話一定不會這麼說。

「啊…嘉嘉!」
「嗯?怎麼了嗎?哇啊啊啊!」

門突然開了,王嘉爾跌到外面去。

「門沒鎖...」太晚了。

歌聲乍然而止。除了BamBam和金有謙,連崔榮宰都盯著他。

尷尬。

「你們也喜歡get嗎?」是了,

迷弟不分敵友只分飯否。







最後想想還是不帶宜嘉tag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