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每天都更愛崔榮宰

秋海棠接受了風信子給的山楂

崔榮宰生日賀文。

上篇接《風信子把山楂給了秋海棠。》

設定看上文,依舊渣有謙賤崽崽預警,he保證。




金有謙覺得自己真的很倒楣。

"被人跟蹤就算了,結果差點被殺,現在竟然還被綁架?"

他欲哭無淚的看著自己被綁住的雙手。

他突然有點想念有崔榮宰的房間了。是,就算是崔榮宰。

"金有謙,你和崔榮宰一間。"老師用抽籤決定旅行的寢室分配。

"崔榮宰我警告你,你敢離我太近你就死定了。"

"我知道的。"他的臉依舊沒有血色,傷還沒好嗎?


"呼..."崔榮宰倒是挺乖,早早就睡了,也沒有煩金有謙。

倒是金有謙心裡不知為何很悶,決定自己出去散散心。

"散心散著倒是變成這樣了。"金有謙很無言。

"有人會來救我嗎?"金有謙心想。腦海卻突然浮現崔榮宰的笑臉。

...他?會嗎?他應該很討厭自己吧。

"金有謙!"有人喊他的名字,聲音不大,卻紮紮實實的把他嚇了一大跳。

"...誰!"金有謙轉頭一看,愣住了。

崔榮宰?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這也太奇怪了吧?

崔榮宰為金有謙鬆綁的手一頓,

"你別管了。"

金有謙也知道只要他不想說就一定不會說,怎麼問都沒用。

"誰?誰在那裡!"

崔榮宰他們很倒楣,撞見了正要回來的小弟之一。

他們拔腿狂奔,途中崔榮宰突然把金有謙往旁邊撲。

一把銳利的刀子差了一厘米就刺到金有謙的脖子。

"......"金有謙暫時被嚇的說不出話來。

崔榮宰倒是機靈,拿刀子刺破自己的手,把血跡滴到刀子和反方向的路上。

崔榮宰因為血液還沒凝固,只好用上次受傷的那隻手拖著呆掉的金有謙跑。

"痛嗎?"金有謙看著在換藥的崔榮宰問。

"痛死了。"

兩人一人躺一人坐在在一望無垠的大草原上。現在是孟秋,晚上也有些涼意,把外套給了金有謙的崔榮宰不禁瑟瑟發抖。

"喂,會冷就給你穿吧。"金有謙看著不停發抖的崔榮宰說。

"不用了,你穿吧。"

"...好吧,你過來。"金有謙突然想到一件事。

崔榮宰起身走過去,正要開口問什麼事卻被金有謙拽下去抱著。

"這樣就不會冷啦。"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聽到金有謙的奶音。

"...所以你有要問我什麼嗎?"真是破壞曖昧氣氛。

"你手受的傷是因為那天來救我嗎?"

"......"崔榮宰臉紅了,不只一個原因。

"謝謝你,真的。"金有謙把崔榮宰抱的更緊了。

"我其實是..."崔榮宰想坦白一切。

"我知道你是誰,然而那並不重要。"微笑的金有謙真帥。

那天的山楂花沒浪費啊。崔榮宰想

這裡應該就不會被找到了吧?金有謙想。




還沒完結...並不是什麼突然喜歡上對方的故事...下篇會說明的。
想了想還是艾特你一下吧 @崔七是天使
小七生日快樂啊啊啊最愛你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