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每天都更愛崔榮宰

(鎮浦) Hey (1)

all七卡了更鎮浦😂

有很多宜嘉預警📢📢

前期宜嘉戲份多,中期開始轉鎮浦。

還有,我錯了,其實是殺手au...吧...可能。

,boys

「呀,Marky,明天我生日,你難道就一點準備也沒有嗎?」一個有著菸嗓的男生對另一個長的像天仙的男生抱怨。

段宜恩是王嘉爾的男朋友。

王嘉爾有點不滿他的男友,長的帥是長的帥 ,平常冷漠也不是問題,但為什麼一點都不懂得哄人!

「明天帶你去遊樂園。」段宜恩說。

「你也太過分...啊?遊樂園?」王嘉爾還沒反應過來。

「不想去嗎?不然去看電影也可以。」段宜恩看著王嘉爾有點想笑。

「當然去!Marky我最愛你...」

王嘉爾還沒說完就自己切掉了。

段宜恩疑惑的看著他。

「Marky,是不是有人在跟蹤我們?」

他因為多年練擊劍的直覺從來沒有出過問題,王嘉爾想。

段宜恩也知道他的直覺不會有錯,加上他也感覺到了壓迫感。

「我們剛快回家。」莫名其妙襲來的恐懼。

他們兩個把所有能抄的近路都抄了。

「Marky,快開門。」趕快回到他們兩人的家。

但段宜恩卻找不到鑰匙,就是這一個剎那,讓跟蹤他們的人逮到機會。

「唔...」兩個人湊上去,一人捂一個嘴,省事。

段宜恩和王嘉爾就這樣昏過去。

「呀,呀,醒醒吧。」他們被推醒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看起來打扮很時尚的男孩,還有另一個高大的男孩。

再來是一個豪華的房間,沙發床冰箱什麼的應有盡有。

被綁架的人會住這麼高級的房間嗎?段宜恩有點困惑。

「我叫BamBam,是泰國人,旁邊這是金有謙,是韓國人。」打扮時尚的男孩開口。

「這裡就是你們的房間,想要什麼都可以按鈴通知,但不要妄想著逃出去。」高大的男孩說,喔,是金有謙。

對俘虜的服務這麼好嗎?段宜恩更困惑了。

沒注意到王嘉爾的不對勁。

「呀BamBam哥,這兩個是新來的獵物嗎?借一個玩一下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小弟問,還一臉猥褻的盯著王嘉爾看。

在段宜恩還沒說話前,金有謙先開了口:「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他們可是崔榮宰的人。」

他笑著說。雖然笑容沒有溫度。

「要是被榮宰哥知道你又沒叫他哥,他一定又會發火的。」BamBam打趣到。但小弟沒再理他。

「榮宰哥啊...」小弟的臉好像有點扭曲,好像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看來這個崔榮宰就是他們的老大了。」段宜恩想。

隔壁房間裡,有個年輕人盯著一張照片,是一張合照。

一個就是看著照片的人,一個是看起來充滿書生氣,還帶著眼鏡,看起來很溫柔的男人。

年輕人口中唸著「朴珍榮,珍榮哥...」表情有些悲傷。

「你不要小七了嗎?」接著他吸了一口菸,旁邊還放了一瓶啤酒。

「呀榮宰哥,你不能抽菸喝酒啊,珍榮哥會生氣的。」
這句話是剛打點完段宜恩和王嘉爾的金有謙說的。

他其實還是不敢在崔榮宰面前叫他的名字,在朴珍榮失聯以後他的脾氣就變的很暴躁。

他原本敢的。

我這不是慫,我這叫學會了尊重。金有謙自欺欺人。

「管他的。反正現在連在范哥也都不在。」又吸了一口,緩緩吐出。還喝了一口啤酒。

管他的,反正他也不會回來了。

不過,不管是沉浸在悲傷裡的人還是恐懼以及憤怒裡的人,都沒料想到在深夜裡會出這種事。



留下你的小紅心❤小藍手👍還有評論💬!我不高冷的!歡迎勾搭!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