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崔荣宰,我今天有跟你告白过吗?
如果没有,那么我喜欢你。

【铁虫】薄荷糖

*结局BE,番外一BE,番外二HE

*OOC有





正文.






Peter喜欢薄荷糖。



Tony一开始不知道这件事。只是在他抓到小朋友偷偷去夜巡后进行「爱的教育」时,Peter总是会在某个时间点盯着一个地方看。



后来Tony才知道,他是在看那家很晚才打烊的中式餐厅。



"想进去吗,kid?"在Peter盯了n次那家店,Tony总算放弃「爱的教育」,拉着还未反应过来的他进了那家餐厅。



Tony终于明白不管他怎么劝说,Peter都不会放下那套蜘蛛侠制服,还有那该死的理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God,他只是一个孩子。



在那家店用了好几次餐,Tony又发现一件事。其实Peter不是那么喜欢中菜,也不是讨厌,只是没他想象的那么喜欢。


他倒是每次在临走之前都会拿一颗,Tony最讨厌的薄荷糖。



"我喜欢薄荷糖是因为,在冰凉的口感后,总是会有那一点甜。"这是Peter的原话。



在知道Tony讨厌薄荷糖之后,Peter总是在用完餐之后,尝试着让他吃下它。


"Maybe one day,but not now,kid."Tony也总是这么回应他。




接近深夜,Tony付完账正准备离开,突然看到那盘薄荷糖。



"Hey,Tony. Peter今天怎么没来?"由于时间缘故,没什么客人。老板热情地招呼熟客。


"Well...他最近有点忙。我先走了啊。"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了一颗薄荷糖。



夜深人静,整条路上只有Tony一人。他拆开包装纸,把糖塞进嘴巴里。冰凉的薄荷气息充斥着他的口腔,他慢慢地等着那一点甜。



"一点也不甜。"



明明那么咸。









番外一





"Peter,你来了!Tony怎么没来?"


"呃…他有点忙。"









番外二





"他忙着在应付记者呢,谁叫他没事求婚,把我都吓一跳。"


"哈,恭喜你们了!今天我请客!"





The End.

【铁虫】不听

*520小短篇

*HE





=====正文=====





"呼..."Peter脱下面罩。


他喘吁吁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才刚跟他的死敌蝎子打了一场。那个蝎子竟然又从监狱里逃出来,还挟持民众,为了给他下戰帖。


幸好他毫发无伤,不然又...


"?!"Peter的蜘蛛感应告诉他有人正在快速地接近他。

惨了。

他一转过头,就看到Tony站在他后面。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擅自!行动!"Tony一把擒住Peter的手腕,把他压在墙上。


"你有可能会受伤,被掳走,甚至有可能会死!为什么你总是不听?"Tony愤怒地咆哮着,Peter只能不知所措的道歉。


"我很抱歉..."


"我不想听到这句话!你只要一通电话我就会马上赶到你身边,为什么你总是!不做!"Tony的情况不太对劲,他气到浑身发抖,脸也整个涨红了。



俩人僵持了一段时间。过了良久,Tony终于吐出一段话。


"Peter,I can't lose you again."


Tony死死的扣着Peter的手腕,Peter紧紧抱着他哭泣着,似乎又想到之前那段生死离别。



"I...I'm here."






=====小剧场分割线=====





"说起来,关于不听话的事你有什么资格骂我?"回到家里,Peter用着刚哭完的声音向Tony控诉。


"我干啥了?"Tony百思不得其解。他最近什么都没做啊?



"Tony...你不能因为Friday试图阻止你吃甜甜圈就把她禁音啊!"


"我没..."


"我宁愿你在某天离开我,是因为光荣战死沙场,而不是因为高血压或糖尿病!"





==========





铁人拔拔不能再吃了啦~

【铁虫】Ordinary

*有妇联三剧透,虽然我觉得大家都知道了

*ooc有

*普通人AU

*HE保证



=====以下正文=====



"I don't wanna go...please...I don't wanna go..."他抱着一个男人。

"I'm sorry."男人哭了,他灰飞烟灭了。

我很抱歉,把你一个人留在,没有我的地方。



"Ring..."

什么东西在响?


"Ring..."



"God."Peter挣扎地坐起身,按掉身旁吵闹不已的闹钟。

这是他这个月第几次梦到这个梦了?


梦里的他总是抱着一个男人哭泣,最后他消失了,最后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绝望的眼神。

他最近一直梦到他梦里所谓的「Mr.Stark」


"Stark...?"Peter想了想,但是完全想不起来他有认识任何姓Stark的人。


"算了。"Peter甩了甩头,想清醒一点。

"今天可是开学典礼呢。"



"早安,Peter,我的准MIT大学生。"

"早,May。"


Peter梳洗完后一下楼,就看到May在厨房里忙东忙西。他不禁胃一疼...他可不希望开学第一天就因为闹肚子而缺席。

不过幸好May只是在泡可可,桌上也有他最爱的那家三明治。



"Bye,May."Peter用完早餐拿好背包后,准备要出门。他转过身向May道别。

"Bye,Peter."May拥抱了一下他。



Peter雀跃地跑进车站,刷完卡,冲上楼梯,他开心地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突然间,他觉得他好像踢到了一个东西。


Peter定睛一看,是一个皮夹。他把他打开,想确认有没有失主的名字。皮夹里面除了一下钞票,一张信用卡,还有一叠名片。


名片?Peter抽出一张来看,上面的名字却让他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Tony Stark."


Stark...Mr.Stark...这跟他梦里的那个男人有关系吗?亦或是这只是一个巧合?Peter茫然地抬头环顾四周。



在那一刹那,俩人四目相接。


男人似乎怔楞了一下,他随即反应过来,走向Peter。



"Thank you very much,kid."

"And...I'm Tony Stark."

"Peter Parker."

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们握了握手,烟花在俩人的手心绽放。




=====TBC=====



被虐到受不了,他们值得更好的。

自割腿肉,求小心心。



应该还有一篇铁罐视角。


【范七】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

笔哥生日賀文,看到一招牌的脑洞。





我与你的世界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



"是...对不起。真的很抱歉。"面对顾客的无理取闹,崔荣宰只能低声下气的道着歉。


"呼-----"终于打发走难缠的客人,崔荣宰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荣宰啊,做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多多少少都会遇到这种事,你就别太在意了。"前辈安慰崔荣宰。


毕竟顾客最大不是吗,你工作为了什么?为了钱。谁会给你钱?当然是顾客。更何况你要是得罪了某些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嗯,我不会太在意的,前辈们去忙吧。"崔荣宰笑了笑,转身就走了,前辈们看他好像也不怎么在意,也就一个个回到工作岗位上了。



崔荣宰站在天台上,喝了口咖啡。这里是他的秘密基地,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放松和疏解情绪。至于为什么这里是崔荣宰的秘密基地?是因为一个广告墙。


"晴天九折,雨天没折。"广告上这样写着,崔荣宰每次看到这个都会发自内心的微笑,本来低落的情绪,只要看的这个,都会瞬间提起斗争。


不过虽然广告巨大,实体店面却是一家十分迷你的店。距离他们公司不远,崔荣宰经过好几次,却没有真正进去过。因为崔荣宰的上班时间是九点,而那家店的开门时间也是九点左右,每次经过都是飞奔而过。



"什么时候下雨了..."公司的窗户隔音也太好了吧?竟然一点雨声都听不到。


崔荣宰沉淀完情绪之后就回到办公室继续他的工作,也好在他的效率还挺高,并未延迟太久。在大家都走了之后,他也很快的就完成了工作。没想到一踏出公司就发现外头下来大雨。



崔荣宰为了不淋雨一路狂奔,不过才跑了几步就撞的一个人。崔荣宰跌坐在地上,他抬头一看,是一个男人,单眼皮,肩膀很宽,仔细看看左眼皮上很苏的有两颗痣。

天,肩膀的宽度完全击中要害了。


"对不起,不好意思。"男人一手把他拉起来。

"没事没事。"崔荣宰拍拍自己,然而这没什么用,因为
他身上唯一的污渍就是刚刚淋到的雨。

"这把伞给你吧。"男人把他手上的的伞递给他。

"谢谢你,你不用吗?"崔荣宰注意到他的手上只有一把伞。

"没事,包里还有。我开雨伞行的,就在那里。"男人指向了街角那家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雨伞店,若不是非常熟悉的人,可能根本看不出来那里有一家雨伞店。可是崔荣宰知道。


就是那家自己一直视奸,啊呸,欣赏的雨伞店?


"刚刚真的很对不起。我叫林在范。"他伸出手。

"没有的事。我叫崔荣宰。"他回握了手。



"发烧了?"林在范摸摸自己滚烫的额头,觉得有点不太妙。咳了几声,吃了颗药又在店面东摸西摸拖了一阵子之后,才觉得突然撑不住了,来不及回楼上的房间就直挺挺的倒在柜台上。在失去意识之前林在范心里只想着一句话。

我一个卖雨伞的因为淋雨而重感冒?太丢脸了。



"汪汪!"崔荣宰一打开家门,一条小白狗就向他冲过来,磨蹭他的裤脚,还热情的吐着舌头。

"Coco啊,爸爸马上给妳喂饭。"崔荣宰揉了揉Coco的头,转身就进了厨房开罐头,Coco也一路跟过去。


崔荣宰做好饭后就端到餐桌上,一人一狗凑在一起吃晚餐。栗色的脑袋和白色的脑袋碰在一起,是何等的可爱温馨。


"爸爸今天遇到一个很帅的人哦。"



崔荣宰擦着湿透的头发从充满雾气的浴室里走了出来,头发都还没干就扑通一声趴到床上。滚来滚去扑腾了好一阵子,却甩不掉脑海里的那张脸。


他脸红红的躺在床上,林在范的脸肆无忌惮的频繁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想起自己莫名其妙很喜欢的肩膀,崔荣宰脸又更红了。


哎哟,这泛滥的少女心该怎么办啊。


*



"喂你怎么了!还好吗?"崔荣宰一打开店门口就看到林在范趴在柜台上,崔荣宰本来以为他只是在休息,所以他推了推林在范。


没想到他竟然痛苦的哼了一声才半抬起头,把崔荣宰吓了好一大跳。林在范的脸色红润,崔荣宰摸了摸,确定是他是发烧了。


"你...是昨天那个?"林在范半眯着眼,勉勉强强辨识出眼前的人是谁。他艰难地把自己撑起来,踉跄了一下就被崔荣宰扶住了。

"对,我就是。你的房间在哪里?"

"上楼右转..."


崔荣宰跌跌撞撞地把林在范拖到床上,又急急忙忙的冲进浴室。他拿着浸过冷水的毛巾走出来,啪的一声拍在林在范的额头上。


"你等着啊,我出去一会儿,别乱跑。"崔荣宰扔下这句话拿了钱包就跑了。林在范不解的望向房门,摇了摇头就钻进被窝里睡觉了。



"碰!" "哇!"林在范被惊醒。


他听着啪啪啪踩着楼梯的声音,无奈地叹了口气。崔荣宰到底是来照顾他,还是来把他吓到重病的?


"来吃药。"崔荣宰打开门,手上提着附近药店的袋子,还拿着水。他拿出袋子里的药撕开包装,连着杯子一起递给林在范。

罢了罢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


"我要走了,还得上班。"崔荣宰盯着林在范确实吃完了药,就拎着包包准备要离开了。


"留个手机号吧?这样日后才可以好好谢谢你。"

"啊?不用啦。不过还是留一下比较好,免得你又晕倒。"


林在范好气又好笑的和崔荣宰互留了号码。崔荣宰不放心的又交代了几句。只差林在范没指天发誓他如果再发烧一定会打电话给他,他才终于依依不舍的地走掉。


"外面下雨,你随便拿一把伞。"

"嗯。"



===TBC(好想给他END)===



根本就快迟到了...😂

不过还是祝笔哥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镇浦】天青色等烟雨

*温暖治愈向

*短篇

@蓬莱国度的貊子桑





雨点滴滴答答的打在窗户上,规律却又令人烦躁的声音,街上的行人匆匆忙忙地走着,红伞蓝伞黄伞纵横交错。玻璃因为雨滴渐渐变得模糊,忽然间有一只手猛地抹了一把,却什么也没擦下。


"唉…"坐在书桌前的少年烦躁地叹了一口气。

他抬手揉掉一张稿纸,拿起一旁的耳机,顺便点了一首歌就闭上眼睛开始假寐,没有意识到自己似乎过高的体温。


"荣宰啊---"朴珍荣拉长尾音叫着崔荣宰。


朴珍荣提着湿答答的炸鸡回到宿舍,一打开门就呼唤着他最疼爱的弟弟。炸鸡虽然湿透但香气依旧四溢,它很快的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

一,二,三,四,五,少一个。


"荣宰?"朴珍荣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带着耳机的崔荣宰趴在桌上睡觉。

桌上满是揉烂的稿纸,仅剩的几张完好的稿纸上头也画了好几道,歪七扭八的线条显示出他愈来愈没耐心。朴珍荣打开其中一球纸团,凌乱的笔迹横过一张纸。他一句都看不懂。

朴珍荣把纸团放下,拿起崔荣宰耳朵上的耳机。崔荣宰似乎意识到耳边的声音消失了,模模糊糊的把手往前一抓,却什么也没碰到,朴珍荣笑了笑,温柔的把崔荣宰的头托起。


"荣宰啊,在这里睡觉会感..."朴珍荣突然停下。

朴珍荣的手上满是热度,他仔细一看,崔荣宰的双颊绯红但面色苍白,而且房间里的温度不可能让他这么热。崔荣宰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看到朴珍荣正一脸担心地盯着他。


"鼻塞?喉咙痛?头疼?"
崔荣宰摇了摇头。


朴珍荣转身把床上折叠的被子摊开,又把枕头拍了拍,自己坐到上面,并且示意崔荣宰坐到床上。崔荣宰不明所以,在朴珍荣半威胁的目光下乖乖地坐到他身边。

朴珍荣见他听话的走了过来,满意的一笑,大手一挥就牢牢地把崔荣宰抓住,顺势就往床上倒。崔荣宰红着脸急急忙忙的挣扎,无奈朴珍荣力气极大,未果。


"等等珍荣哥...我还得写歌呢。"

"都发烧了还写什么歌,休息。"

"可是下雨天我比较有灵感啊..."

"那你写出什么了吗?"

崔荣宰语塞。


崔荣宰被朴珍荣紧紧抱住,一开始僵硬了一下也慢慢放松了。长期绷紧的神经一放松下来马上就感到疲累,崔荣宰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因为发烧而感到寒冷的崔荣宰,不知不觉就往热源靠近。朴珍荣看着因为冷而一直往他怀里蹭的毛茸茸的头,哑然失笑。随即也闭上眼睛,搂了搂崔荣宰,跑去跟周公下棋了。


后来,林在范终于注意到,始终没出现的崔荣宰还有半途失踪的朴珍荣到现在还没出现。只好起身前往崔荣宰的房间,没料一打开门就是如此光景。

林在范一边看着眼前温馨的场面,一边把凑过来的成员统统赶走。


"嘘,不要吵到他们了。"





*小剧场


崔荣宰缓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没拉上窗帘的窗户透出月光撒在朴珍荣脸上。

"真漂亮啊..."他不禁赞叹着。

朴珍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冲着看到痴的崔荣宰就是一笑,崔荣宰的脸又倏地泛红了。

"跟你一样。"







===END===


that's a moon like  you~

【范七】My reaction 2

短小。





"你做噩梦了?"

"才没有。"



"左边那间是你的房间,中间那间是我的。如果你想找我而我不在客厅的时候,可以到那里找我。右转是浴室,我等等会在里面放一些一次性的卫生用具。这样可以吗?"

林在范一句一句的交代崔荣宰,可是对方的注意力好像并不在他这里。

"可以,真的很谢谢你。"崔荣宰一边回答着林在范,一边打量着房间的摆设。

客厅意外的是暖色系,米白色沙发,木质餐桌,灯光也是暖黄色,还有那对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的...猫咪抱枕?没想到林在范喜欢这个。

"很可爱吧。"

"是啊。"



崔荣宰穿上林在范的衣服,擦了擦了还在滴水的头发,扑在柔软的大床上,蹭了蹭棉被,最后还舒服的滚来滚去。

"咚咚。"敲门声响起。

林在范站在门口,左等右等没等到崔荣宰应门,就只好自己开门进来了。反正门没锁,应该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吧?



"......"两人尴尬的对视,崔荣宰立刻跳起来坐好,可是乱糟糟的发型显示着其主人刚刚被人撞见的幼稚。

"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林在范打破沉默。

他记得崔荣宰是在晚上快九点时打电话给他的。在两人分开之后,到他打给他的时候之间的时段,要跑完所有的酒店,时间并不游刃有余。如果要加上吃饭时间,那大概是完全来不及的。

"嗯,没吃。"崔荣宰十分大方地承认。

反正都寄人篱下了,再厚脸皮一点没什么大碍。更何况要是半夜饿到受不了,岂不是更加麻烦?自己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请个客好好谢谢林在范。



所以他这个人情是欠定了吧?

桌上放了粒粒分明的白米饭和海苔,飘着焦香的培根包着豆腐,看起来入口即化的鸡蛋卷,还有一整锅泡菜汤。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

"嗯,家里没什么菜了,随便做做。"

崔荣宰自暴自弃的狼吞虎咽,除了他本身就饿了以外还多了点悲愤。林在范长的帅还烧的一手好菜,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林在范一边收拾,一边奇怪地看着崔荣宰一脸悲壮的吃着饭,想来想去也只能当他是因为太好吃而感动到快流泪了。

如果真的这么好吃下次再给他做好了,林在范心想。



"对了,你不去看看你的珍荣哥吗?"

林在范终于收拾好所有东西,突然想到为什么崔荣宰会在这里的主要原因,就靠着浴室门对着里头的崔荣宰说话,没想到本来正在刷牙的崔荣宰听到这句话,含着牙刷就这么愣住了。

就像是...被什么惊吓到一样。



"你不去看看你的珍荣哥吗?"林在范的脸和记忆里的他重合。

同样的语气不同的表情,记忆中的带点醋意,眼前的只有担心和好奇,却奇妙的重叠在一起。



"啊...已经有人照顾他了,不过我明天会去医院。"

"这样啊。"



关上灯,崔荣宰爬上床。裹着厚棉被却忍不住瑟瑟发抖,往日的记忆犹如潮水般袭来。

他的一颦一笑,他和他平时在忙碌时偷闲约会的光景,他忍不住对他发脾气却总是在最后后悔...

还有他最无法忘记的...他的眼里全是被背叛的痛苦,那样直勾勾地盯着他,紧接着就是火舌吞噬一切。



"没有...我没有背叛你...没有!"崔荣宰惊醒后忍不住尖叫。

他冒着冷汗想爬下床,但浑身颤抖的他慌忙之中碰倒床头的闹钟,闹钟掉在地上发出巨响,零件各个散落一地。



在他想是不是把林在范吵醒了的时候,门外的走廊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崔荣宰茫然地望向门口,突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安心。

"吱-----"门开了。





===TBC===

My reaction 1【范七】



不可抗力的又作死开坑...对不起。






紫色星期四,今天对林在范来说也是不顺利的一天。


首先在平常吃的那家三明治不知道为何没营业,再来工作又因为感情用事等种种原因被停职。

搞得他精神憔悴,甚至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女朋友?


而现在...

林在范无法相信他所看到的这一切。



想想平常总是零零散散的客人,再看看现在几乎全部被占满的椅子,听听吵杂的各式各样的声音,无法理解。


"怎么就客满了呢?"


"抱歉啊在范,没想到新推出的甜点会这么受欢迎呢,你要什么我等下给你送去家!"

店长注意到他,很热情的招呼着平时的常客。

"不了不了,我就再等等不然看看有没有人要并桌吧。"

林在范婉拒了店长的好意,反正放眼望去还是有几个空位的。

"......"

听到并桌这俩个字,坐在在吧台旁边的圆桌的人突然抬起头看着林在范。

林在范几乎在瞬间就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把视线移过去,就看到一个黑发的少年在盯着他。


"你要跟我并桌吗?"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反正我朋友已经一个钟头过去了都还没来,我想他是不会来了,我喝完这杯咖啡就会走。"

林在范不客气的坐下,开始打量起面前的人。


二十出头,桌面上放的是乐谱,音乐家吗?怀里抱的是知名品牌的背包,大概很有名。名字...崔,荣,宰。现在会在水瓶上贴名字的还有几个?真是单纯。

想到这里林在范忍不住笑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崔荣宰冷不防的开口,倒是把林在范结结实实的吓一跳。

"既然都知道我的名字了,说一下也不为过吧?"他顺着林在范的视线把怀里的水瓶连带包包一起举了一下。

还不笨嘛。


"林在范,警察。"林在范伸出手。

"Ars是我的作曲名,欢迎来听听我的歌。"崔荣宰回握了手。


时钟滴滴答答响,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桌上的原本装着冰美式的杯子现在已经见底,但冒着白烟的蓝山还剩下大半。


"有缘再见。"

"嗯,我会去捧场你的歌的。"



崔荣宰前脚刚踏出店门口,外面就传来惊心动魄的尖叫声。本来想一走了之的他,看清倒在马路上的人脸时,突然脸色大变的冲了过去。


"珍荣哥!"

紫色星期四还是不肯放过他吗?


林在范这么想着,但基于职业本能,就算是被停职还是多管闲事的走过去。


倒在马路上的也是一位年轻人,黑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至于会造成失血过多的原因...大概是腹部上的刀伤吧。

当然这些想法在林在范的脑海中只是一秒闪过,他马上叫救护车,也顺便叫了警察,毕竟被砍大概不是正在停职的他可以解决的吧...


"难道今天要住酒店了吗?"听到这句低语,林在范转头去看旁边的崔荣宰,只见崔荣宰望着离去的救护车,低声抱怨到。



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黑衣男子在看到伤患被送上救护车之后掉头就走,在旁人看来就是标准的看热闹的人。

唯一不同于其他人的,大概就是他用烟嗓轻轻说的那声几乎听不见的两个字。

"珍荣。"



"你没地方住?"

"我不住这,我是来找珍荣哥的..."

"那你要来住我家吗?"

"诶?"



"这个时间点你是很难找到酒店的...算了,你如果找不到就打电话给我吧。"

崔荣宰走出最后一家酒店,手里拿着林在范刚刚给的名片,回想他所说的话。


"还真的被他说中了..."

嘛,就麻烦一下别人应该不会怎么样吧?反正这种时候坚持自己无谓的自尊心只会落得露宿街头的下场而已。



紫色星期四终于放弃他了。

林在范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未知号码,笑了笑。


"可以开始放长线钓大鱼了。"虽然这这条鱼会不会轻易上钩还是未知数。

这个崔荣宰,在看到他口中的珍荣哥倒在路上还浑身是血的情况下,只有担心,却没有一般人看到血的害怕恐惧。



绝对有问题。





=====TBC.=====

all七.三十题

JJP七有微量谦七,镇浦有渣里兜预警





7 鞋码一致【范七】

今天难得崔荣宰比林在范早醒。

"荣宰去哪了?"林在范問朴珍荣。

"荣宰吗?他去吃早餐了。"

他說完便低頭继续看书了。

林在范想去找崔荣宰一起吃早餐,一走到门口,想穿自己最喜欢的那双鞋,卻找到一只。

左眼余光瞄到旁边有一只崔荣宰的鞋,跟自己那双款式很像,他瞬间明白了。

"这家伙,是想再上演一次机场fashion嗎?"林在范有点想笑。 他只好穿著兩隻不一樣的鞋子去找崔榮宰。

这是鞋码一致的坏处。

什么?你說难道没有好处?当然有。


"呀在范哥我喜欢这双鞋!"

"我也喜欢。"

"很抱歉,两位先生,這個尺寸只剩一双了。"

"那就给你吧。"

在房间里。

"在范哥我最喜欢你了!"Bobo加抱抱。

這是好处。


8 捉姦在床【宜嘉七】


"你不觉得最近荣宰真的超可爱的吗?"王嘉尔看着鸟宝宝们的饭拍,脸上的小刮弧愈来愈深。

"......"他一直都很可爱。段宜恩如是想。

"他应该更喜欢Jackson吧?"段宜恩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自己不擅言辞,之前还为了一下鸡毛蒜皮的事打坏了空调,甚至还和在范吵了一架。

"谁都会更喜欢笑口常开的Jackson吧..."想到这里段宜恩忍不住气愤地扭了一下王嘉尔的大腿。

"为什么要扭我大腿?"王嘉尔不可思议地看着段宜恩,他刚刚只是看着段宜恩愈来愈奇怪的脸色,想说他是不是中邪了...他又没有说出来!

接着王嘉尔也打了一下段宜恩的肩膀。


"Jackson哥,Mark哥也在啊?你们要吃炸鸡吗?不然..."房间隔音效果太好,在门外的崔荣宰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就这样推门进来。

王嘉尔和段宜恩衣衫不整的双双倒在床上,段宜恩一手扯着王嘉尔的裤子,而王嘉尔也抓着段宜恩的领子。看起来就像...

"...我就和在范哥吃掉了。对不起打扰了!"崔荣宰红着脸跑出去,虽然他知道平常他们感情就很好,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种关系啊。

被误会了...

段宜恩和王嘉尔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9 相似经历【鎮浦】


崔荣宰和朴珍荣,他们有相似的经历。

他們都被林在范伤得彻底。

"真的没想到我们那时候那么傻。"朴珍荣說。

"那时候还在..."崔荣宰现在可以笑着回忆了。

林在范,他们两个共同的心结。

或许他谁都爱过,又或许他谁都没爱过,林范总是有办法让许多人爱上他。

完美的男人,崔荣宰和朴珍荣都为他深深着迷过,为他掏心掏肺,甚至为他失去理智过。


"你离他远一点!"

"你凭什么!"

雨水混着血一起流到马路上,双方打到都挂彩了还是不肯罢休。那一摊血水为了谁?还是林在范。

但林在范最后还是走了不是吗,在同样阴沉的雨天里。

"喂!你在干什么?"崔荣宰才刚刚从面包店里走出来,就看到朴珍荣失魂落魄的突然停在大马路中央,开来的车子来不及踩刹车,眼看就要撞上朴珍荣。

朴珍荣身上没有感到任何痛处,他疑惑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倒卧在血泊中的崔荣宰和散落一地的面包。


"要不是看在你也被林在范伤害过,我才不会救你呢。"

"为了谢谢你,我请你吃顿饭吧。"

有了第一顿,就有了後面好幾顿。


看着不知道是第几顿飯的照片,崔荣宰开口
"是不是也該请你吃饭了?"

"说什么傻話,你只要愛我就够了。"情话满分的朴珍荣。

他們两个的共同经历,除了被林在范傷害过?

他們还爱着彼此。


10 看見流星【Bam七】


"bam呐有流星!快许愿!"崔荣宰大叫着让bambam看向窗外,bambam本来不想理会他,但是看到他的小哥哥比他还兴奋不知道几倍的脸,就不忍心拒绝他。


"这真的有用吗..."一抹银白从黑夜中划过,俩人虔诚的双手合十祈祷完之后,BamBam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刚好被崔荣宰听到。

"当然会有用!你许了什么愿望?"崔荣宰好奇的看着BamBam,他的弟弟会许什么愿望呢?身为弟控的他决定要满足在他能力范围内能完成的他弟弟的愿望。

"不告诉你。而且我觉得根本不可能实现。"该不会是买YSL一百件吧...这样他可要努力工作了。


"我要知道bam许了什么愿望。"BamBam黑着脸看着刚好转到他的转盘,没有多想的选择了大冒险,却完全忘记了还有这个哥。

"我等等传简讯给哥。"说完BamBam就不肯再说话了,众人也只好这么过去。


"我喜欢崔荣宰,我希望他也会喜欢我。"BamBam发完这条信息后就躲进棉被里装死,但还是敌不过好奇心爬起来看崔荣宰的回复。

"要叫哥。"这条信息传完之后就一直现实对方输入中,BamBam等不及下一条信息了。

"我做为弟控当然就是要满足弟弟的愿望,在我能力范围中。

" 接着又是一条"流星一直都很有用。"


11 共同仇敵【JJP七】


"最近金有谦是不是又不想活了?"

"嗯,是该处理一下了。" 林在范和朴珍荣兩人互看一眼,又一起瞪向一個角落。

"哈哈荣宰哥哈哈哈~连这个都不会真的是笨蛋!"

"......"是弟弟,不能生气。

故事从头說起,其实就是金有谦求崔荣宰教他玩一款RPG游戏,結果崔荣宰教了以後,金有谦就比他厉害了。


"呀金有谦,你让我赢一場吧~"这弟弟,一点都不知道要让着哥哥。

"你亲我一口我就让你赢。"金有谦說的一臉堂皇。

"不要,说不定我等一下就赢了呢。"

如果说刚刚金有谦只开了60%,那他现在就是开了100%,崔荣宰根本打不赢。


"喂!你是故意的吗?"真是,好生氣啊。

金有谦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脸颊。

"好啦好啦…"說完崔荣宰就把臉凑過去,金有谦把眼睛閉上。

"......?"金有谦等了許久都沒等到臉上的触感。只好把眼睛張開。

辣眼睛。

金有谦只能這麼說。


鸟圈梦想和国民初恋壁咚小水獭。

腹黑的笑温柔的笑還有绯红的臉。


"辣眼睛!"金有谦忍不住了。

兩人唰的一聲转过去瞪他。

崔荣宰趁机跑了。


"金有谦你真的想死是吧…"果然除了默契就是默契。



番外 套路 【谦七】


"荣宰哥啊我要喝巧克力奶昔!"用金有谦自己的小奶音撒娇,虽然他十分不齿,不過為了追媳妇,拼了!

"好吧我給你買吧。"臣服於小奶音的崔荣宰。


"荣宰哥別走嘛。使用他的puppy脸!"金有谦自己都快吐了。沒办法,都是為了爱。

"好啦我不走。"被puppy脸秒杀的崔荣宰。


直到有一天,金有谦忍不住了。

"崔荣宰我喜欢你!你要跟我交往嗎?"小奶音和puppy臉双重攻击。

"好,我跟你交往。"无法征服弟控本性的崔荣宰。

还有无法不喜欢金有谦的崔荣宰。

金有谦才不会說,他偷听珍荣哥和bam說听Jackson哥求Mark哥向在范哥套話說崔荣宰喜欢他呢!

忙內的套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能承受的那个人只能是崔荣宰。

[镇浦]时间流逝

听gfriend的rough听出的灵感😂
he保证





就算是寒冬,街上的人还是熙熙攘攘,地上的白雪被各种靴子踩过一遍又一遍。崔荣宰的书店也在十点准时开门。


"欢迎光临。"崔荣宰开了一家书店兼咖啡馆,没有名字,但从玻璃窗外看进去的装潢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

登门的客人不多也不少,足够让他有着中等收入,却又不会吵吵闹闹。

崔荣宰不喜欢看书,喜欢人声但不喜欢吵闹。

他开书店只是为了一个人。


"Coco啊,最近爸爸又进了一批新书,要上架。今天不能陪妳玩了。"Coco懂事的吠了一声,就蹲在一旁看他整理。

过了一个下午,崔荣宰有点饿了。店里没有时钟,他掏出他的怀表想先看一下时间,盘算一下是要在厨房自己做来吃,还是要出去吃那家他已经觊觎好久的点心屋。

很多朋友都嫌崔荣宰的怀表很老气,但崔荣宰说那是比他命还重要的东西,说什么也不换。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提这件事了。


"汪!"Coco睡了一整个下午,什么事都没做,无聊的很。
在牠醒来的时候,窗外刚好飞来一只斑鸠,牠兴奋的往刚好站在窗前的崔荣宰身上扑去。


碰。崔荣宰手上的怀表落地。他连忙把它捡起来,不让Coco踩到它,但表面已经有一条裂缝,必须得修。


他知道路口有一家新开的钟表行,但他从来不屑路过,当然也不屑进去。

他以为朴珍荣给他的表永远不会坏。


"冷死我了..."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下雪,出了门的崔荣宰只好又折回家穿上厚重的大衣,顺便裹上一圈圈的围巾。


"珍荣哥,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哥怎么舍得离开你。"

"荣宰啊,抱歉...哥可能要走了..."

"这个给你。"

就像是他坚信朴珍荣不会离开自己,但他却走了。

以为不会坏的怀表也坏了。

他该放弃了。


"先生,先生?请问你是要修表吗?"突然的声响打断崔
荣宰陷入回忆。

"啊,是的,不好意思。"崔荣宰连忙把表拿出来。

"那个,我们师傅现在不在,您是要在这里等还是..."

"不用了,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崔荣宰漫不经心的回答。

他是时候该放下了。


崔荣宰浑浑噩噩的走进那家点心屋,随便点了一些甜点,发现点太多时甚至盘算着吃不完给Coco吃,却根本没想到Coco只是狗,不能吃。

朴珍荣能吃。

朴珍荣嫌弃他剩下的甜点,却又无可奈何的帮他吃掉的脸就这样浮现在崔荣宰的脑海中。

不能再想了...


走近店面,拿出钥匙的那一瞬间,崔荣宰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帮我吃,买太多了。"本能总是比不过大脑。





==tbc吧==

有脑洞但手癌晚期...

不能说的秘密。

关门,放狗。啊不,放文。





"在范哥被永才哥拒绝了。"爱搞事的朴珍荣把消息透露给崔荣宰。

"我早就知道了。"崔荣宰很淡定。

"你为什么还知道?"他不是一直睡到刚才吗?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跟我告白呢。


"荣宰啊,天气越来越冷了,你带着这个暖宝宝吧。"
林在范手里拿着暖宝宝要给崔荣宰。

"不要。"

"这种事别跟我闹别扭,拿着。"他说完便把它塞进崔荣宰的手里。

"你现在是想追我吗?"

"什么?"

"你现在是想要追我吗?"崔荣宰又耐心地说了一遍。

"不是。"林在范说。

你,不要后悔。


"come and get it!大家好我们是got7!"


"这个节目大概就是野外生存,是一个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资源,一定要好好表现。"脑袋浮现经纪人的话,难得这么严肃呢。

野外生存,顾名思义就是整天上山下海煮饭背重物,累摊。大家忙东忙西,搭帐篷烧水煮饭,林在范根本连和崔荣宰聊天的时间都没有。

今天林在范的左眼皮一直跳,他有点,不,是很担心崔荣宰。


"我和在范哥现在出门吧。"今天是分组行动,崔荣宰刚好和林在分成同一组,他们的目标是把二十根木材搬回来。

"怎么下雨了?"他们走到森林里时突然下起倾盆大雨。


"快把他们喊回来啊!下了雨那森林根本就容不下人啊!"当地的老居民急急忙忙的大喊。

在下雨天进森林,这是当地人心照不宣的禁忌。


"现在是该往哪里走啊?"
"我也不知道..."

在风雨难以捉摸的野外,不仅是林在范和崔荣宰,连工作人员也都迷路了。



"呀啊啊啊啊!"崔荣宰一個不注意,摔进一个大洞里面,林在范随即跳下去救他,一旁的工作人员也连忙找路去求救。



"...你,'崔荣宰看着因为想救他跳下来而浑身沾满泥巴的林在范开口。

"你还说不想追我?"

"......"



林在范好笑的看着崔荣宰颤抖的手,一把抱住他,突然发觉怪怪的。

"荣宰,你发烧了?"

"我不知道..."

也是,在雨中淋了那么久,不发烧也得感冒,况且崔荣宰也不是什么真的十分健壮的人。

生病的人都没胃口,林在范也只好把面包一口一口的喂给崔荣宰,顺便哄哄他。

见崔荣宰还是一直发抖,林在范想了想就把对方拉到怀里。

"会冷?"

崔荣宰摇了摇头。

"怕?"

"..."生病的人还都比平常时脆弱,崔荣宰没说话,拿头拱了拱林在范的胸口。

平常崔荣宰可没那么会撒娇。


林在范把人从怀里拉出来,崔荣宰不解的看着他。
接着他又把崔荣宰的头按到肩膀上。

"靠着睡一下,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可是我怕..."大概不是撒娇是真怕了。


"哥在呢。"



"要是在范哥敢欺负你,就跟哥说,哥给你出气。"朴珍荣一脸认真的和崔荣宰交代,活像是要嫁女儿似的。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要答应他的打算。"崔荣宰淡然的回答。

他的回答让朴珍荣和在门外偷听的林在范吓了一大跳。

果然永才的事还是有影响的吗...


"你就从了吧..."

"我其实也是这么打算的。"诶?

"看他表现囉。"

没关系,我慢慢来。


我有一百种方式说我爱你。

==end==




这次有没有番外就看缘分了...

(热度越高缘分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