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每天都更愛崔榮宰

[镇浦]时间流逝

听gfriend的rough听出的灵感😂
he保证





就算是寒冬,街上的人还是熙熙攘攘,地上的白雪被各种靴子踩过一遍又一遍。崔荣宰的书店也在十点准时开门。


"欢迎光临。"崔荣宰开了一家书店兼咖啡馆,没有名字,但从玻璃窗外看进去的装潢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

登门的客人不多也不少,足够让他有着中等收入,却又不会吵吵闹闹。

崔荣宰不喜欢看书,喜欢人声但不喜欢吵闹。

他开书店只是为了一个人。


"Coco啊,最近爸爸又进了一批新书,要上架。今天不能陪妳玩了。"Coco懂事的吠了一声,就蹲在一旁看他整理。

过了一个下午,崔荣宰有点饿了。店里没有时钟,他掏出他的怀表想先看一下时间,盘算一下是要在厨房自己做来吃,还是要出去吃那家他已经觊觎好久的点心屋。

很多朋友都嫌崔荣宰的怀表很老气,但崔荣宰说那是比他命还重要的东西,说什么也不换。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提这件事了。


"汪!"Coco睡了一整个下午,什么事都没做,无聊的很。
在牠醒来的时候,窗外刚好飞来一只斑鸠,牠兴奋的往刚好站在窗前的崔荣宰身上扑去。


碰。崔荣宰手上的怀表落地。他连忙把它捡起来,不让Coco踩到它,但表面已经有一条裂缝,必须得修。


他知道路口有一家新开的钟表行,但他从来不屑路过,当然也不屑进去。

他以为朴珍荣给他的表永远不会坏。


"冷死我了..."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下雪,出了门的崔荣宰只好又折回家穿上厚重的大衣,顺便裹上一圈圈的围巾。


"珍荣哥,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哥怎么舍得离开你。"

"荣宰啊,抱歉...哥可能要走了..."

"这个给你。"

就像是他坚信朴珍荣不会离开自己,但他却走了。

以为不会坏的怀表也坏了。

他该放弃了。


"先生,先生?请问你是要修表吗?"突然的声响打断崔
荣宰陷入回忆。

"啊,是的,不好意思。"崔荣宰连忙把表拿出来。

"那个,我们师傅现在不在,您是要在这里等还是..."

"不用了,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崔荣宰漫不经心的回答。

他是时候该放下了。


崔荣宰浑浑噩噩的走进那家点心屋,随便点了一些甜点,发现点太多时甚至盘算着吃不完给Coco吃,却根本没想到Coco只是狗,不能吃。

朴珍荣能吃。

朴珍荣嫌弃他剩下的甜点,却又无可奈何的帮他吃掉的脸就这样浮现在崔荣宰的脑海中。

不能再想了...


走近店面,拿出钥匙的那一瞬间,崔荣宰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帮我吃,买太多了。"本能总是比不过大脑。





==tbc吧==

有脑洞但手癌晚期...

不能说的秘密。

关门,放狗。啊不,放文。





"在范哥被永才哥拒绝了。"爱搞事的朴珍荣把消息透露给崔荣宰。

"我早就知道了。"崔荣宰很淡定。

"你为什么还知道?"他不是一直睡到刚才吗?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跟我告白呢。


"荣宰啊,天气越来越冷了,你带着这个暖宝宝吧。"
林在范手里拿着暖宝宝要给崔荣宰。

"不要。"

"这种事别跟我闹别扭,拿着。"他说完便把它塞进崔荣宰的手里。

"你现在是想追我吗?"

"什么?"

"你现在是想要追我吗?"崔荣宰又耐心地说了一遍。

"不是。"林在范说。

你,不要后悔。


"come and get it!大家好我们是got7!"


"这个节目大概就是野外生存,是一个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资源,一定要好好表现。"脑袋浮现经纪人的话,难得这么严肃呢。

野外生存,顾名思义就是整天上山下海煮饭背重物,累摊。大家忙东忙西,搭帐篷烧水煮饭,林在范根本连和崔荣宰聊天的时间都没有。

今天林在范的左眼皮一直跳,他有点,不,是很担心崔荣宰。


"我和在范哥现在出门吧。"今天是分组行动,崔荣宰刚好和林在分成同一组,他们的目标是把二十根木材搬回来。

"怎么下雨了?"他们走到森林里时突然下起倾盆大雨。


"快把他们喊回来啊!下了雨那森林根本就容不下人啊!"当地的老居民急急忙忙的大喊。

在下雨天进森林,这是当地人心照不宣的禁忌。


"现在是该往哪里走啊?"
"我也不知道..."

在风雨难以捉摸的野外,不仅是林在范和崔荣宰,连工作人员也都迷路了。



"呀啊啊啊啊!"崔荣宰一個不注意,摔进一个大洞里面,林在范随即跳下去救他,一旁的工作人员也连忙找路去求救。



"...你,'崔荣宰看着因为想救他跳下来而浑身沾满泥巴的林在范开口。

"你还说不想追我?"

"......"



林在范好笑的看着崔荣宰颤抖的手,一把抱住他,突然发觉怪怪的。

"荣宰,你发烧了?"

"我不知道..."

也是,在雨中淋了那么久,不发烧也得感冒,况且崔荣宰也不是什么真的十分健壮的人。

生病的人都没胃口,林在范也只好把面包一口一口的喂给崔荣宰,顺便哄哄他。

见崔荣宰还是一直发抖,林在范想了想就把对方拉到怀里。

"会冷?"

崔荣宰摇了摇头。

"怕?"

"..."生病的人还都比平常时脆弱,崔荣宰没说话,拿头拱了拱林在范的胸口。

平常崔荣宰可没那么会撒娇。


林在范把人从怀里拉出来,崔荣宰不解的看着他。
接着他又把崔荣宰的头按到肩膀上。

"靠着睡一下,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可是我怕..."大概不是撒娇是真怕了。


"哥在呢。"



"要是在范哥敢欺负你,就跟哥说,哥给你出气。"朴珍荣一脸认真的和崔荣宰交代,活像是要嫁女儿似的。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要答应他的打算。"崔荣宰淡然的回答。

他的回答让朴珍荣和在门外偷听的林在范吓了一大跳。

果然永才的事还是有影响的吗...


"你就从了吧..."

"我其实也是这么打算的。"诶?

"看他表现囉。"

没关系,我慢慢来。


我有一百种方式说我爱你。

==end==




这次有没有番外就看缘分了...

(热度越高缘分越高😂)




不能说的秘密。

哈哈我又要来搞事😂
借一下周董的歌🙏





"你为什么不跟他告白?"

"他不会接受的。"

"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要是不成功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不,我们现在也不算朋友。


刘永才才是他的亲故。


"荣宰啊,哥可以跟你聊聊吗?"林在范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

"可以啊,在范哥。怎么了吗?"崔荣宰永远不会拒绝他的在范哥。

"我...喜欢上我的亲故,永才。你知道他吧?"

"啊...我知道的。所以...?"

"你觉得我应该跟他告白吗?"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此刻崔荣宰的脑海中只剩下这句歌词。



"呀!自从我跟他告白后他就不理我了..."

"在范哥加油!我等着看二嫂!"

"谢谢荣宰。"

我想要的可不是感谢而已。


"珍荣哥...我真的...我想让他开心啊!可是我的心真的好痛..."崔荣宰扑在朴珍荣怀里痛哭。

"荣宰做的好...做的好。"朴珍荣也只能安慰他。



"今天荣宰生日!我请大家吃烤肉!"

"在范哥最好了!谢谢在范哥!"整体宿舍轰动。


"我要喝酒..."崔荣宰反常的闹。

"不行啊荣宰不能喝酒啊。"哥哥们惊慌的劝阻他。

今天荣宰怪怪的?

"好吧好吧...寿星最大。"哥哥们拗不过崔荣宰,只好随他去了。

"呀我们也要喝!"忙内line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搞事。

"吵死了!不行!"心累。


"在范哥,我喜欢你。"

"荣宰...你...是喝醉了吧?"

难道你没听过醉后吐真言吗。


"在范,我不会答应你的。当然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当朋友,但我希望你不要再骚扰我了。"手机上的话语刺痛了林在范的双眼。

崔荣宰,看你给我干的好事。


"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

"朴珍荣。"

"进来吧。"


"被永才哥拒绝了,在范哥?"

"你怎么会知道?荣宰告诉你的?"

朴珍荣笑而不语。

崔荣宰,亏我还那么信任你。


"哥觉得荣宰是那样的人?"

"不然你是怎么知道的?"

"哥觉得被永才哥拒绝是荣宰的错?"

"......"


"哈。"朴珍荣轻笑了一声。

"林在范,你连十万分之一的荣宰真心都比不上。"

他沉默不语。


"知道荣宰喜欢你吧。他每次跟你出完主意之后都跑到我这里哭。"

"我为什么会知道?他每次哭完之后都还想着,这个方法好吗?会成功吗?"

"跟他的痛比起来,你算什么。"

林在范的脑海一直回响朴珍荣的话语。


"呀荣宰,你醒了?"酒醉的崔荣宰睡了满长一段时间。

"在范哥?怎么了?"刚睡醒的崔荣宰还迷迷糊糊的。


"我喜欢你,你要接受我吗?"

"不要。"





=可能end也可能tbc=








就看热度决定要不要继续...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你留下小红心❤切拜

范七.恶友/损友三十题&三十字微小说.上

搞笑吧大概

庆祝我搞基回归❤❤





1.早课/早会故意不叫对方起床

"铃...铃..."第十个闹钟了。

"啪!zzz..."林在范和崔荣宰睡得可香了。


2.没洗衣服就拿对方的穿

"林在范这件衣服不是我的吗?"

"我的昨天没洗。"理直气壮。


3.在所有人面前大声朗读对方的情书

"崔荣宰我喜欢你好久..."

"呀林在范你再继续念下去你就死定了!"

我喜欢的人是你。


4.看恐怖片/试胆大会吓得抱成一团还硬撑角劲

"林在范...好恐怖啊..."

"不怕不怕,胆小鬼。"

如果你手没有抖的话会更有说服力。


5.酒吧/游戏厅记的永远是对方的名字

"名字?"

"崔荣宰。"

"你看他眼皮上有两颗痣诶。"服务生很兴奋的和同事讨论。

"先生请问贵姓大名?"

"林在范。"


6.NTR

"你对象被我ntr了。"

"...?"

"不懂自己查。"

崔荣宰还是傻白甜啊。


7.社交网络装成对方喜欢的类型去勾搭对方

"林在范你看有美女勾搭我!等等你手机画面哪是啥..."

"嘿嘿"

"我操你妹的林在范!"


8.打游戏见状不对自个儿技术性掉线

"崔荣宰你怎么退了!"

"这里网不好。"

林在范那技术迟早要完。


9.枉称出车祸/喝醉酒叫对方来接

"我出车祸了。"

"屁。"

"我还喝醉酒了?"

"我现在马上报警说有人酒驾。"


10.对方欠了十十块钱记了两年

"这里一起结。"


"崔荣宰还我钱。"

"没必要。"

"...?"

"你两年前欠我的十块钱还没还我呢。"


11.室友洗澡时接了对方父母/恋人的电话

"喂在范啊!"

"伯母林在范在洗澡呢。"

"他现在过的还好吗?"

"好!他每天都欺负我!"


12.得罪了恶棍自己先跑路

"谁弄的?"

"是林在范!我只是路过!"

"崔荣宰你没良心!"

倒是溜的都挺快。


13.对方生病时带着他最讨厌的水果去看他

"崔荣宰我带了柠檬来看你啦!"

"林在范你滚!"

"还有黄瓜喔!真的不要吗?"


14.每次都不带饭卡用朋友的

"林在范我没带饭卡。"

"...好吧我帮你结。"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看这画面看一年了?-来自食堂大妈。


15.不想做的工作互相推脱

"哎你去吧。"

"不我觉得还是你去好了。"

"你去。"

"你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tbc==




其实就是我不知道NTR是啥意思...😂

G.end

短.he.完结篇





"对不起。"


"嘶...今天怎么这么冷啊..."朴珍荣一早起床就感到一阵凉意。

自己最喜欢的外套哪去了?


崔荣宰醒了,朴珍荣在崔荣宰房间,想找一些他的衣服去给他。

他才刚刚踏进去,就有一道黑影闪过。

"啪!"东西掉下的声音。

"这是什么?"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的朴珍荣都很困惑。

"日记?"荣宰的吗?朴珍荣忍不住好奇心,打开来看。


"在这里啊,嗯?"外套旁附了一张纸条。

"知道你在找这件外套,冷吗?快穿上 。"语气霸道又温柔。

"肯定是在范哥。"朴珍荣心想。

"这看字迹就知道啊。"


"10月13号,天气阴。今天有点凉,珍荣哥不知道有没有穿外套?"

啪嗒。朴珍荣的眼泪掉在崔荣宰的日记上。

"亏我还特地模仿了在范哥的字迹,珍荣哥应该很开心吧。珍荣哥笑起来真是太帅了!"

日记上这么写着,朴珍荣甚至可以感觉到日记主人的兴奋。

可是颤抖的笔迹和旁边的水渍好像泄漏了你的真实想法呢,崔荣宰?


"我喜欢你,崔荣宰。"朴珍荣说。

"可是我已经跟荣宰在一起了呢?珍荣。"林在范平时对朴珍荣的温柔都没了。

"呼...是梦啊..."朴珍荣吓醒了,却不是为了林在范,而是因为崔荣宰。


"荣宰,你愿意接受我吗?"朴珍荣从来没这么紧张过。

"可是我已经和在范哥在一起了,珍荣哥。"

人不都说梦是相反的吗?在我这竟然不管用。这是朴珍荣的第一个想法。


"你是来杀我的吗?"崔荣宰对突然出现在旁边的G开口。

"荣宰...不要!"朴珍荣僵硬住了。

"我不杀死人。"说完这句话G就跳窗走了。

看到G走了,朴珍荣连忙抱住崔荣宰。


"别做傻事。"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凭我是你男朋友。"


"I just kidding you."崔荣宰表示第一次看到朴珍荣这么紧张的样子,因为自己。


==end==





完结了!帮自己撒花!

对不起在范...我会在说走就走好好补偿你的❤
如果觉得我写的不错,请留下小红心🙏

G.

短小
时间线混乱





"早,咳..."朴珍荣一大早就觉得喉咙痛。

"珍荣啊你还好吗?"林在范有点担心他。


晚上了,崔荣宰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打电动。

"你是谁?"崔荣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人开口,竟然没有一丝惧怕。

"我是G,是个杀手。"


因为当天没有行程,所以朴珍荣梳洗后就回到房间休息。

桌上放着温水和药,还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快吃。
是在范哥吧?

看,崔荣宰,他喜欢的是我,不是你。


"呀!!荣宰啊!!"王嘉尔听到崔荣宰的房间传出巨响,喊他又没回答,所以进到房间里去关心一下。

没想到竟然看到倒卧在血泊中的的崔荣宰,和一闪而过的黑色衣角。


朴珍荣喝了一口水马上吐了出来..."呸!谁在里面加了盐?"

"崔荣宰..."朴珍荣脑袋里马上浮现他的脸。

想死吗?这可是林在范给他的东西。


"你是来杀我的?"崔荣宰盯着G的眼睛说,虽然G带着墨镜,所以看不清脸。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那你可以杀我吗?"


"Mark哥,刚刚有谁进去我的房间吗?"朴珍荣真的很火。

"在范和荣宰都进去过,刚刚。"Mark回过头继续电动。


"你的死前愿望是?"

"死前愿望?"

"帮别人完成死前愿望是我的习惯。"

"是吗?那..."


"珍荣啊,我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吗?"林在范看朴珍荣的脸色还是不太对劲。

"我收到了,谢谢在范哥。"笑的不是一般甜啊。

"是吗?收到就好。"林在范还是chic&sexy,不过朴珍荣不在意,他知道他哥是害羞了。


"让朴珍荣爱上我。"

"让他爱上你在甩了他让他痛苦?"

崔荣宰没有否认。


林在范和朴珍荣守着躺在病床上的崔荣宰。过了良久,

"要不是顾及你的喉咙,我真该加些其他东西。"

"什么?"

"朴珍荣,你连荣宰给的一杯温水都不值得。"





我错了...没想到还要一集才会结束😅

如果觉得我写的不错的话,请不要吝啬的留下小红心❤和评论💬吧🙏

(鎮浦) Hey (2)

殺手au...吧
副cp宜嘉預警






,did you get it?

「嘿!嘉嘉你怎麼了?」段宜恩有點慌張,看著突然昏迷的王嘉爾。

當天晚上,他們因為實在是太害怕了,根本睡不著,只好一直聊天為彼此打氣。

「到底是為什麼...」王嘉爾看起來有點憤怒又有點恐懼。

「什麼為什麼?」段宜恩覺得今天自己實在是困惑太多次了。

「為什麼是今天...」看起來是憤怒居多,不過為什麼臉這麼紅?

「今天...怎麼了嗎?」段宜恩完全不知道除了被綁架還有什麼更重要的事。

「你已經答應我了,明天...」話還沒說完,王嘉爾就昏倒了,在這一瞬間。

其實王嘉爾是想說,明天是他的生日,他要和段宜恩去約會。那可是段宜恩第一次約自己出去玩啊,他突然好恨那個崔榮宰。

「救救他!」段宜恩抱著他想找人求救。
他激動到完全忘了門是鎖的,要叫人只能按鈴。

「吱呀~」段宜恩推了門,門竟然沒鎖。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

走廊上的燈沒有一盞燈是開的,在那裡段宜恩憑著他還沒適應黑暗的視覺看到那裡站了一個人。

他只能用微弱的從窗戶透進來的月光看到他的臉。

明明長著一張可愛的臉,但表情卻冷酷到像是不在乎任何人事物。

「你就是...崔榮宰嗎?」段宜恩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知道。

「嗯。」簡潔有力的回答,和臉不太搭,但很符合氣質。

「感覺應該是一個話很多,嗓門很大的人啊。」
這是段宜恩後來說的,對崔榮宰的臉的第一印象。

「你救救他吧。」段宜恩拜託他。他不想要嘉嘉受苦。

崔榮宰撇了他一眼,走了。

段宜恩愣住了,「怎麼有人可以這麼冷酷無情?」

但他也明白自己和王嘉爾是人質的事情,怎麼可能會有人關心他們?,只好回房間盡量安撫王嘉爾,畢竟這樣不要想逃出去了,連走路都難。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也沒有很久。他聽到開門聲,是BamBam。

「你怎麼會來這裡?」

「讓我看看他。」

段宜恩連忙把王嘉爾抱過去。

BamBam檢查了一會兒後,說:「他就是情緒起伏太大,才會導致昏迷,大概一下子就醒了,好好休息就行。」

從此之後段宜恩就對BamBam有著感激之情,倒是很討厭崔榮宰了。

在隔壁房間裡,BamBam對著房間裡的年輕人嘆了一口氣。這哥啊,真是令人不省心。

「榮宰哥這樣不注重身體,珍榮哥回來會生氣的。」

「嗯。」年輕人回的心不在焉,身體倒是很老實的僵硬了一下。他可沒忘以前朴珍榮是怎麼懲罰他的。可是就算這樣...

他明明,不會再會再回來了啊,不要騙我。

朴珍榮,我好想你,你回來好不好。

我保證我每天都聽話,不抽菸不喝酒不鬧事,
我求求你回來看我一眼。

看著又陷入情緒低潮的哥哥,BamBam和站在一旁的金有謙只好開口。

「哥你唱首歌吧,我想聽。」這哥只要唱歌還是會開心點的。

崔榮宰的弟控屬性還是在的,他基本上不會拒絕兩個弟弟的要求。

「好吧。你們要聽什麼?」崔榮宰果然答應了。

「就唱get的那首新歌!Hey!」他們非常興奮,畢竟這哥的唱功簡直就是職業歌手一般,更何況他們還是get的小迷弟。

「為什麼會有get的歌?」段宜恩和王嘉爾都是get的迷弟。「嘉嘉聽到這個一定會醒吧?」段宜恩想。

「get!我家get!」果然醒了。

王嘉爾湊到門邊去聽。「那個人唱的還滿好聽的嘛。」

如果他知道是崔榮宰的話一定不會這麼說。

「啊…嘉嘉!」
「嗯?怎麼了嗎?哇啊啊啊!」

門突然開了,王嘉爾跌到外面去。

「門沒鎖...」太晚了。

歌聲乍然而止。除了BamBam和金有謙,連崔榮宰都盯著他。

尷尬。

「你們也喜歡get嗎?」是了,

迷弟不分敵友只分飯否。







最後想想還是不帶宜嘉tag了😅

G.

时间线混乱





"珍荣哥,对不起...我是不是拆散了JJP?"崔荣宰低着头说。

"......"朴珍荣摸了摸崔荣宰的头。

崔荣宰抬头看他。


"唔...?"朴珍荣抽走崔荣宰手中的夹子,换成筷子。

"谢谢珍荣哥。"

看他想睡觉就让他枕,乖乖让他搔痒,粉丝都说朴珍荣把爱都留给他这个弟弟了。

珍荣哥真的好温柔啊。


"崔荣宰,你连让我叫哥的资格都没有。"金有谦恶劣的说。

"有谦米..."崔荣宰抓住他的手。

"别碰我,恶心。"金有谦甩开他的手。

崔荣宰把求救的目光投向Mark。

一旁的Mark没有要帮崔荣宰的意思。

崔荣宰把目光转向出现在一旁的朴珍荣。


"唔...珍荣哥,别弄了...呀!"崔荣宰带着哭腔喊。

"躺放?和在范哥?我不会放过你的。"一脸坏笑。


"荣宰哥你别想了,我们陪你。"bambam安慰他。

"荣宰啊...是哥没用,没办法保护你。"王嘉尔自责的说。

" 谢谢bam...哎不是哥的错啊!"反倒是崔荣宰在安慰王嘉尔了。


完事后,朴珍荣笑着看着崔荣宰。

"崔荣宰,你不要以为林在范真的喜欢你。你看看,他不是都没有来救你吗?"

眼里却没有温度。

"...对不起。"崔荣宰习惯性地道歉,即便他并没有错。

"林在范是我的,从前到现在都不会改变。"他不允许其他人妨碍他。


朴珍荣放下摸着崔荣宰头的手。

"既然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东西,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論有腦洞寫不出來的煩躁...
為什麼拼音這麼難?

and...為啥lofter的排版一直搞我?

看在我邊查注音拼音對照表邊碼字還碼了三天的份上,
小天使們...

請留下小紅心❤和評論...切拜🙏

《說走就走》First Day

@蓬莱国度的貊子桑 你的梗。

不專業的旅遊日記。

he保證


我們都深陷在工作的泥潭里,已經太久沒有由著自己的心境,肆無忌憚地揮霍一次時光,當我鼓足勇氣背上行囊的那一刻,很高興見到的第一個人是你。




"你好,我叫崔榮宰。"
"我叫林在范。"

崔榮宰是個流行作曲家,偶爾親自上陣唱唱歌,在圈子裡倒也小有名氣。

但是他最近正臨瓶頸期,只好去旅行放鬆放鬆,順便看看能不能有靈感。

於是他報了個團,他從以前就挺嚮往日本,不過一直沒機會,正好趁現在享受一下。

反正靈感這種東西總會出來的。來自崔.我就是有名.榮.不怕沒飯吃.宰。


"都是個屁。"崔榮宰說。

這一切都是假象,他緊張死了。一個寫不出歌的流行作曲家,是很容易就被超過的,這可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不能就這樣墮落。

壓力過大的他身體狀況終於撐不住了,所以經紀人強烈要求他旅遊順便放鬆休息。

因為是獨身一人,所以必須和陌生人一起坐,不過他本人也不是很在意,反正能多認識別人也是好的。

他的鄰座叫林在范,不過崔榮宰一直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他。

算了,想不起來。


"天守閣真是壯觀,要是能進去就好了。"崔榮宰很喜歡這種傳統的日式建築。

"...?"崔榮宰看到一旁的攤子,是提供給別人傳統服飾拍照的攤子。

"最少兩個人嗎?好吧…"崔榮宰問了一下,沒想到必須至少兩個人拍。

"找個人來一起拍嗎…"可是崔榮宰誰也不認識。

突然他看到站在一旁的眼神頗有興趣的林在范。

"你要一起拍嗎?我想拍那個,但是那個必須要兩個人。"崔榮宰大膽的開口。

"嗯?好啊。"林在范愣了一下,答應了。

回到遊覽車上。

"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你啊?"崔榮宰想了想還是問了。

"其實不瞞你說,我也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你呢,我們以前見過嗎?"林在范也有點好奇。

"呃...我是一個作曲家,叫Ars,你可能在哪裡看過?"

其實崔榮宰對自己的知名度還是有點自信的,只要有參與音樂領域的多多少少都會知道自己吧?

"..."林在范突然笑了。崔榮宰疑惑的看著他。

"我可是Defsoul,我們當然互相見過吧?"

Defsoul和Ars是同級的填詞者和坐曲家。

餐廳。

"你討厭黃瓜?"林在范充滿興趣的看著崔榮宰挑著黃瓜絲。

"我過敏。"崔榮宰苦著一張臉看著黃瓜絲。

"你為什麼來日本?"兩人吃了差不多時崔榮宰開口問。

"無聊。你呢?"

竟然為了這種理由?

"瓶頸期。"崔榮宰說的毫不在意。

"既然出來了就別想了吧,我可是有經驗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崔榮宰嚇的不輕。

"...不過是纜車,你怕什麼?"林在范不懂。

他們在往伊豆高原的纜車。懸空式的。

"呼...嗯?什麼東西這麼香?"崔榮宰剛剛逃離驚悚的拍照地點,就聞到很香的味道。

"嗯…是挺香的。"林在范也聞到了。

兩人一看"是醬油丸子啊。"

正想去排隊時就到了要下去的時間了。

"討厭,丸子飛了。"林在范和崔榮宰想著。

"哇嗚~!"舞台上的歌手正在炒熱氣氛,餐桌正在震動。

...林在范看著抖來抖去的飯碗,嘆氣。並且一把拉過還在嗨的崔榮宰。

"你乖乖吃飯吧。"
"你管我。"
"不然你的鮑魚就是我的了。"
"...是是是。"

老媽子。


==TBC==



秋海棠回送給風信子一束紅玫瑰

@崔七是天使
崔榮宰生日賀文

前文接《風信子把山楂給了秋海棠》,《秋海棠接受了風信子給的山楂》

he




那天兩人順利的回到飯店,而其他人也只是認為兩人在房間裡太無聊,跑出去玩了。


"金有謙你不要再和崔榮宰那來路不明的人混在一起了,啊?你就聽一次我的話吧?"金父語重心長的對金有謙說。

其實金家不過只是中上人家,也能接受金有謙喜歡同性,但崔榮宰那個來路不明的人,實在是令他無法放心。

有人說他是孤兒,又有人說他父親是縱火犯,還有人說他以前是混黑道的...諸如此類。

誰家的父母希望還在遇到以上這些人?


"崔榮宰!你要是再跟金有謙那小子混在一起,他就死定了!你可是要繼承我位置的人啊!"

"好..."

管他的,他確定他可以保護好金有謙。

儘管,嘖,手還在痛啊。

兩人依舊在講不聽的狀態下暗戳戳的談戀愛。

直到有一天兩家父母都忍不住了,約談判。

金先生你好,我是崔榮宰的爸爸,我今天約你出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榮宰和有謙的事。

真嚴肅。金父暗暗吞了口口水。

"不過啊…在那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啊。"

"請...請說。"

"我是不是以前在哪看看過你啊?"

聽到崔父說了這句話,金父死命的盯著崔父。

"我也這麼覺得..."

兩人對視了一分鐘之後。

"大金啊啊啊!"

"小崔啊啊啊!"


"爸,您叫我嗎?"崔榮宰冷漠的看著他爸。

"咳...你和那金有謙...還好嗎?"

"好的很,不需要您的關心。"他又想對有謙幹嘛?

"唉,我不是那個意思...那個啊,你要是真喜歡他,你就...和他在一起吧。"

"啥?"崔榮宰覺得他爸吃錯藥了。

"反正呢,我們兩家不會再為難你們兩個了。"

為什麼啊?崔榮宰覺得信息量略大。

"白菜至少只能供給金家啊。"崔父自言自語。

...他老爸真的吃錯藥了。


"天啊天啊天啊!崔榮宰他爸竟然是小崔!"金父快崩潰了。

"小崔?誰啊?"金有謙覺得事情發展有點奇怪。

"就...你爸以前的一個朋友啦。"旁邊沉默的金母開口了。

"對了,有謙啊…"金父金母兩人嚴肅的看著崔榮宰。

"我不會和崔榮宰分開的!你們再怎麼說都沒用!"

"不是啦,你以後和崔榮宰一起過日子我們都沒意見了。"

"怎麼這麼突然?"金有謙滿腹狐疑的看著爸媽。

"肥水不落外人田..."金父喃喃自語。

"咦?"

吃錯藥了吧。

"榮宰哥!我爸媽同意我們在一起了!這個送你!"金有謙興奮的衝向崔榮宰。

崔榮宰接下金有謙的玫瑰花束。

...然後扔到地上。

金有謙一臉錯愕的看著他。

"你扔了我的花, 還不許我扔你的?"崔榮宰冷漠的看著金有謙。

"我那是因為..."金有謙慌了。

"哇!"

崔榮宰突然抱著金有謙。

送什麼花啊,有你就夠了。


End.



反正金崔兩家父親就是竹馬啦哈哈…

水獺生日快樂嚶嚶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