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崔荣宰,我今天有跟你告白过吗?
如果没有,那么我喜欢你。

【范七】JOAH/喜欢

*校园双向爱恋AU

*HE保证

大概就是为了偷偷喜欢的人偷偷做的事。









林在范正在挑洗发水。拿了一瓶又一瓶,闻了闻之后又放回去。他怪异的举动已经惹来店员侧目,但他不在意。


他只是想找一种味道,可是他对香味不了解,只能凭着记忆里的味道一一寻找。


"找到了。"过了一段时间,林在范手里拿着一瓶柠檬马鞭草的洗发水,露出胜利的笑容。




是崔荣宰的味道。他想。




林在范付了钱之后,拎着洗发水走出店门。他走着走着,看到街旁的橱窗摆着一只只玩偶,其中有一只水獭玩偶吸引着他的视线。


林在范越看越觉得跟崔荣宰越像。他犹豫了一番,结果还是推门进去,不久后就拎着一个袋子走出来。


"反正...随便掰个理由应该不会太明显吧?"林在范想。他掂了掂手里的东西,欢快地边跳边走回家。





崔荣宰放下书本,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他读的是东野圭吾的代表作之一,《嫌疑犯X献身》。结局带来的震撼,使他久久无法平复。 


崔荣宰不知怎么,胸口有点堵塞,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里面出不来。他翻开书皮,拿起笔想写些什么来发泄郁闷的情绪。




"我喜欢林在范。"没经过思考写出来的产物就是这个。崔荣宰一楞,看着他写下来的林在范三个大字,脑袋里就浮现了林在范笑开怀的脸。


崔荣宰心情舒畅多了,他阖上书本,期待着明天赶快来,让他见到林在范。





"荣宰!"崔荣宰在走廊上走着,林在范从他后头窜出来,一把搭上他的肩。他笑嘻嘻的把崔荣宰拉近他的身边,顺便把玩偶塞给他。


"为什么给我这个?"崔荣宰疑惑的盯着手上的水獭玩偶。  


"送你的,跟你不是挺像的嘛。"林在范笑着把全身大半的重量施加在崔荣宰身上,像个大型挂件似的粘在他身上。


"什么叫跟我很像啊。"崔荣宰虽然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道了谢。身上的重量越来越重,崔荣宰抖了抖试图让林在范下去


"那你喜欢吗?"面对崔荣宰的反击,林在范更加努力的巴着他。两人缠斗中,林在范突然丢出了这个问题。


"喜欢啊。"崔荣宰停了下来,林在范也顺着停下来。崔荣宰对着林在范勾起一个傻傻的微笑,把林在范迷得楞住了,耳根也悄悄红了。  

 
"那啥,我还有事先走了啊!"林在范反应过来后,向前跑了几步后转身向崔荣宰挥了挥手,等崔荣宰和他挥手后瞬间就跑的没影了。




喜欢啊,怎么不喜欢。你送的都喜欢啊。崔荣宰心想。摸着手上的水獭玩偶,仿佛还带有林在范身上的气味。




"林在范换了跟我一样的洗发水呢。"崔荣宰走着走着,没头没脑的不知怎么突然意识到这个。





回到家推开房门,崔荣宰把书包和玩偶往椅子上一丢,就扑到柔软的床上去。沉默了几秒突然感到不对劲,跳起来把玩偶好好的放在桌上。


崔荣宰和玩偶干瞪眼,他伸出手拉扯玩偶的笑脸,又感到不舍而轻轻抚摸着刚刚拉扯过的地方。


他无力的倒回床上,闭上眼又是林在范灿烂的笑颜。该不该买个东西回送给他呢?崔荣宰烦恼着。



崔荣宰还是买了。他买了一个辛普森的限量手办,这花掉了他存了好几个月的零用钱。即使是送给林在范,他也犹豫了好久。




等他放学后把手办拿到林在范面前时,他惊喜的脸就像他的笑颜一样的令人难忘。林在范兴奋的拉着他蹦蹦跳跳,像个三岁小孩般。


"这个很贵吧?我请你喝饮料!"还没等崔荣宰说出"这没有很贵"诸如此类的客套话,林在范已经把他拉走了。 




林在范只买了一杯饮料。天知道那瓶洗发水和水獭玩偶已经花掉了他几乎所有的零用钱,他也没有储蓄的习惯,这个月已经没钱可花了。 

 

这造就了现在这个情况。林在范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崔荣宰喝饮料,自己没得喝。崔荣宰感受到身边不断传来炙热的目光,不由得发笑。他等着,等着林在范忍不住。




"荣宰啊给我喝一口吧~"果然,林在范到最后还是忍不住,他央求崔荣宰满足一下他的嘴馋。崔荣宰受不了,把饮料递过去,林在范接过吸了好大一口又还给崔荣宰。



这是不是简间接吻?林在范突然想到这点。他猛地看向崔荣宰。显然崔荣宰也并没想到这点,他疑惑的对上林在范的目光。 


林在范迅速的转头,然而发红的耳根出卖了他本人的心情。崔荣宰看着他发红的耳根,慢一步醒悟到两人间接接吻的事实。 




"你那天跟我要的书,我今天有带。"两人脸红心跳了一阵子,最后是崔荣宰率先打破了沉默。


"嗯?喔...谢谢。那我先回去了。"等林在范把崔荣宰给他的《嫌疑犯X的献身》小心放进书包里后,又先仓皇的说了再见。




崔荣宰躺在床上滚来滚去,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突然间他想到上次他为了抒发情绪时写的字还没有擦掉就给了林在范。


他马上惊的从床上跳起来,想冲去林在范家找他。这时他妈妈刚好从楼下喊他,说林在范来找他,就让他直接上去找崔荣宰。


完蛋了。他想。林在范一定是看到了那些字才来找他。他还没这么快想戳破这段暧昧,他并不完全确定林在范喜欢他,即使他总是有这种感觉。



啪嗒啪嗒,是林在范冲上楼的声音。崔荣宰紧闭双眼,等着林在范对那段话的回应。无论如何,希望...




"喂。你喜欢我是吗?"崔荣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林在范面无表情的脸。



无论如何,希望他能喜欢我。





"好巧诶,我也喜欢你。"林在范露出笑容,一把抱住崔荣宰,像个大型挂件,就像他平常抱的那样。他的耳根红了,就像他平常遇到什么令人心动的事那样。





就像林在范平常喜欢崔荣宰那样。








===END===





其实我挺喜欢东野圭吾的某几本书,刻画人性非常到位。

【范七】一分钟/六十秒

那些人,还是给我离他远一点吧。








一秒钟,他们好像就在外面。


两秒钟,他们好像正在编辑一封封的给他的短信。


三秒钟,他的手机好像就要像这几个月以来一样被灌爆。



崔荣宰从床上跳起,一把抓过自己的手机,才发现手机早已被自己关机。他烦躁的躺回床上。



十二秒,他们好像呐喊着荣宰欧巴。


十三秒,他们好像拿起相机拍照。


十四秒,闪光灯好像一直闪个不停,刺痛他的双眼。




崔荣宰再度跳起来,粗暴的拉起本来就已经拉的严实的黑色窗帘。他又躺回床上。



四十四,他们好像在外面不停踱步。


四十五,他们好像即将要冲破最后一道防线。



崔荣宰给自己倒了杯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一饮而尽之后,他回到房间,用棉被捂住自己的耳朵。



五十八,门口好像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等等,不是好像。


五十九,时间好像静止。



崔荣宰躲在棉被里瑟瑟发抖,但除了害怕什么想法都没有。



不是说爱我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们在台上他们在台下,隔着这样的界限相爱不是很好吗?靠的太近只会玉石俱焚啊。


崔荣宰想着,门开了。他完全动不了。



"荣宰?崔荣宰!"

"在范哥..."



还好,是他的救世主来救他了。








===END===







希望獭獭一切平安。

【范七】恶作剧

*小短篇/HE








已经一个多礼拜了。


"珍荣啊给我吃一口吧~"林在范的撒娇,是众多粉丝都无法轻易看到的奇观,现在却天天上演。



是从段宜恩生日之后开始的。崔荣宰想。
自从段宜恩飞去美国后,一起都不太对劲。



"珍荣我们出去走走吧?"

"不要。"



就算惨遭无情拒绝,林在范还是不依不饶的撒着娇。朴珍荣对林在范的撒娇充耳不闻,把脸转向王嘉尔。


"我今天要和Jackson一起出去,对吧?"

"嗯!"


听到王嘉尔肯定的回答,林在范撇了撇嘴,却也无可奈何。



"Bam呐你最近缺衣服吗?要哥帮你买吗?"

一旁的朴珍荣听到王嘉尔的问句,眼神暗了暗。


"不用啦哥,我不缺。"BamBam在沙发上大喊着。



等两人出门后,BamBam缠着金有谦让他跟自己也出去玩。


"走啦~"

"要玩你自己去玩吧,我有点累了。"金有谦说完就躺在沙发捂住自己的头不发一语。


BambBam也收敛起笑容。



崔荣宰看着自己的手机银幕,思绪却不知道飞去哪里。他冷眼旁观了这一系列的狗血剧。



林在范对朴珍荣的撒娇,朴珍荣对王嘉尔的霸占,王嘉尔对BamBam的照顾,BamBam对金有谦的执着,而金有谦又对王嘉尔的喜欢。


以为我都不知道吗?我都看着呢。


只是为什么心那么痛?



所有人都纠结成一团,只有自己干净的像个局外人。大家的红线我接你,你接他,乱成一团。可是他宁可是其中一员。


到底被忽视了多久呢?



崔荣宰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傻子都看的出来林在范爱朴珍荣爱的要死呢。


可是当他听到林在范吐着酒气跟他说怎么办我好喜欢朴珍荣的时候。


可是在所以人都忘了今天是他生日的时候。


他还是希望能跳入这个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Surprise!"

"你们,太过分了。"







===END===





就是大伙儿为了庆祝小七的生日而演的一出戏啦~

指绘

本来想画一只穿着狼人服的崽崽
结果...好吧我想还是挺可爱的吧。
祝各位万圣节快乐~

【范七】Nobody knows

第一人称/半现实向
He一发完









在荧光幕前我笑的灿烂。

在舞台后我选择沉默。




他们现在又在吵了。

或许是Jackson哥又或许是有谦,总之他们笑闹成一团。他们和谐的很,就好像没有我也不会怎么样。



"荣宰啊,怎么了吗?"

"荣宰,你最近怎么变安静了。发生什么了吗?"珍荣哥每次都这么问。



或许我本来是很活泼的,就像珍荣哥说的那样。

但是我现在也快搞不清楚我自己了。

目光总是会追随者那个人的身影跑,会在练习后第一个递水给他,会和粉丝争风吃醋,和他一起写歌,在他一把抱住自己时心跳加速。



我被一声尖叫声吓到,转头过去一看,却不小心对到他的眼睛,他对我笑了笑。


"荣宰,过来吗?"他问我。我只能机械式的摇头,转回去盯着电脑银幕,即便眼神根本无法聚焦。我的眼角余光瞄到他好像楞了一下。


但是过了几秒,他们又回到了先前那种和谐的状态。吵吵闹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看吧,我就说他们没有我不会怎么样。林在范没有我也不会怎么样。



我发现我喜欢林在范。



这个秘密,nobody knows




*



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在宿舍。珍荣哥跟他去录节目了。Mark哥和Jackson哥一起出去吃饭,bambam和有谦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我胃疼。很疼。


我正在感冒当中,虽然他在出门前有嘱咐我再怎么没胃口也要多少吃一点,我也乖巧的回答他了。Mark哥和Jackson哥出门前也问我要不要带东西给我,但我说不用。


我不想吃。


我只是想跟他赌气,我不想听他的话。让我如此最近如此心烦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没道理还要乖乖听他的话。


但我现在大概是自作孽吧,痛死了,啊西。


手中的水杯摔在地上碎了一地。我捂着胃跪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在眼前逐渐变得黑暗,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之前,我只想着一件事。



我在这里痛苦的快要死掉,结果还是nobody knows



*




我睁开双眼,世界一旁晃白。在盯睛一看,才发现这是我和他的房间。


但是我不是...?

这时突然一阵晃动,我这才发现有人躺在我旁边。



"荣宰啊,你没事吧?"他坐起身,皱着眉眉问我。我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傻愣愣地看着他,不发一语。

但他平常上节目是不会这么早回来的,或许会去吃饭,但是不管去哪,就是不会这么早回来。



"...在范哥?"我太惊讶了,组织语言组织了这么久只能吐出这句话。


他的眉毛皱的更深了。"我今天一直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我就先回来宿舍看看。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你到在地上。你是不是没吃饭?"


他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好看,让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继续呆滞的盯着他的脸看。但或许我沉默在他看来就是默认。



"呀,崔荣宰,你为什么没吃饭?我出门前不是才跟你说过吗?为什么不听!"他好像变得不耐烦了,大吼一声。


我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回避他的眼神。为什么不吃饭?还不都是因为他吗。都是他害我这么喜欢他,都是他害我想东想西,想要不要跟他告白,想他会不会讨厌我,会不会喜欢我...




我越想越委屈,结果不知不觉泪流满面。我的反应好像让他感到惊讶。他一把抱着我,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轻声地安慰我。



"没关系,不想说就别说了。我只是担心你..."

"因为你。"我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

"因为林在范。我喜欢林在范,但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我觉得他好像不喜欢我。他让我心很烦,所以我想跟他赌气,所以我没吃饭。"我管不住我自己的嘴巴。这几个月的感情连着眼泪一起流出来,拦都拦不住。


他完全愣住了。是啊,同性的队友跟他告白,不震惊才怪。我别过头去,等待着他下一秒的审判。尽管讨厌我吧,反正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结果他笑了。笑的开怀。笑的露出他标准的玉米牙。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他露出笑容。在我的大脑还尚未理清这个状况时,他就掰回我的头,用力捏着我的脸。



"说了不就好了吗?该不会你这几个月的反常就是因为这个吧?还伤害自己的身体?啊真是无语。"



这是什么情况?如果刚刚只是死机,那么现在是整个烧坏了。完全无法理解...是自己想的那样?不会吧...
我看着他白花花的牙齿,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




"我说,你不讲你怎么会知道"他指了指他的左胸膛。


"这里装的不是你呢?"








=====END=====

【范七】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

笔哥生日賀文,看到一招牌的脑洞。





我与你的世界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



"是...对不起。真的很抱歉。"面对顾客的无理取闹,崔荣宰只能低声下气的道着歉。


"呼-----"终于打发走难缠的客人,崔荣宰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荣宰啊,做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多多少少都会遇到这种事,你就别太在意了。"前辈安慰崔荣宰。


毕竟顾客最大不是吗,你工作为了什么?为了钱。谁会给你钱?当然是顾客。更何况你要是得罪了某些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嗯,我不会太在意的,前辈们去忙吧。"崔荣宰笑了笑,转身就走了,前辈们看他好像也不怎么在意,也就一个个回到工作岗位上了。



崔荣宰站在天台上,喝了口咖啡。这里是他的秘密基地,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放松和疏解情绪。至于为什么这里是崔荣宰的秘密基地?是因为一个广告墙。


"晴天九折,雨天没折。"广告上这样写着,崔荣宰每次看到这个都会发自内心的微笑,本来低落的情绪,只要看的这个,都会瞬间提起斗争。


不过虽然广告巨大,实体店面却是一家十分迷你的店。距离他们公司不远,崔荣宰经过好几次,却没有真正进去过。因为崔荣宰的上班时间是九点,而那家店的开门时间也是九点左右,每次经过都是飞奔而过。



"什么时候下雨了..."公司的窗户隔音也太好了吧?竟然一点雨声都听不到。


崔荣宰沉淀完情绪之后就回到办公室继续他的工作,也好在他的效率还挺高,并未延迟太久。在大家都走了之后,他也很快的就完成了工作。没想到一踏出公司就发现外头下来大雨。



崔荣宰为了不淋雨一路狂奔,不过才跑了几步就撞的一个人。崔荣宰跌坐在地上,他抬头一看,是一个男人,单眼皮,肩膀很宽,仔细看看左眼皮上很苏的有两颗痣。

天,肩膀的宽度完全击中要害了。


"对不起,不好意思。"男人一手把他拉起来。

"没事没事。"崔荣宰拍拍自己,然而这没什么用,因为
他身上唯一的污渍就是刚刚淋到的雨。

"这把伞给你吧。"男人把他手上的的伞递给他。

"谢谢你,你不用吗?"崔荣宰注意到他的手上只有一把伞。

"没事,包里还有。我开雨伞行的,就在那里。"男人指向了街角那家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雨伞店,若不是非常熟悉的人,可能根本看不出来那里有一家雨伞店。可是崔荣宰知道。


就是那家自己一直视奸,啊呸,欣赏的雨伞店?


"刚刚真的很对不起。我叫林在范。"他伸出手。

"没有的事。我叫崔荣宰。"他回握了手。



"发烧了?"林在范摸摸自己滚烫的额头,觉得有点不太妙。咳了几声,吃了颗药又在店面东摸西摸拖了一阵子之后,才觉得突然撑不住了,来不及回楼上的房间就直挺挺的倒在柜台上。在失去意识之前林在范心里只想着一句话。

我一个卖雨伞的因为淋雨而重感冒?太丢脸了。



"汪汪!"崔荣宰一打开家门,一条小白狗就向他冲过来,磨蹭他的裤脚,还热情的吐着舌头。

"Coco啊,爸爸马上给妳喂饭。"崔荣宰揉了揉Coco的头,转身就进了厨房开罐头,Coco也一路跟过去。


崔荣宰做好饭后就端到餐桌上,一人一狗凑在一起吃晚餐。栗色的脑袋和白色的脑袋碰在一起,是何等的可爱温馨。


"爸爸今天遇到一个很帅的人哦。"



崔荣宰擦着湿透的头发从充满雾气的浴室里走了出来,头发都还没干就扑通一声趴到床上。滚来滚去扑腾了好一阵子,却甩不掉脑海里的那张脸。


他脸红红的躺在床上,林在范的脸肆无忌惮的频繁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想起自己莫名其妙很喜欢的肩膀,崔荣宰脸又更红了。


哎哟,这泛滥的少女心该怎么办啊。


*



"喂你怎么了!还好吗?"崔荣宰一打开店门口就看到林在范趴在柜台上,崔荣宰本来以为他只是在休息,所以他推了推林在范。


没想到他竟然痛苦的哼了一声才半抬起头,把崔荣宰吓了好一大跳。林在范的脸色红润,崔荣宰摸了摸,确定是他是发烧了。


"你...是昨天那个?"林在范半眯着眼,勉勉强强辨识出眼前的人是谁。他艰难地把自己撑起来,踉跄了一下就被崔荣宰扶住了。

"对,我就是。你的房间在哪里?"

"上楼右转..."


崔荣宰跌跌撞撞地把林在范拖到床上,又急急忙忙的冲进浴室。他拿着浸过冷水的毛巾走出来,啪的一声拍在林在范的额头上。


"你等着啊,我出去一会儿,别乱跑。"崔荣宰扔下这句话拿了钱包就跑了。林在范不解的望向房门,摇了摇头就钻进被窝里睡觉了。



"碰!" "哇!"林在范被惊醒。


他听着啪啪啪踩着楼梯的声音,无奈地叹了口气。崔荣宰到底是来照顾他,还是来把他吓到重病的?


"来吃药。"崔荣宰打开门,手上提着附近药店的袋子,还拿着水。他拿出袋子里的药撕开包装,连着杯子一起递给林在范。

罢了罢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


"我要走了,还得上班。"崔荣宰盯着林在范确实吃完了药,就拎着包包准备要离开了。


"留个手机号吧?这样日后才可以好好谢谢你。"

"啊?不用啦。不过还是留一下比较好,免得你又晕倒。"


林在范好气又好笑的和崔荣宰互留了号码。崔荣宰不放心的又交代了几句。只差林在范没指天发誓他如果再发烧一定会打电话给他,他才终于依依不舍的地走掉。


"外面下雨,你随便拿一把伞。"

"嗯。"



===TBC(好想给他END)===



根本就快迟到了...😂

不过还是祝笔哥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镇浦】天青色等烟雨

*温暖治愈向

*短篇

@蓬莱国度的貊子桑





雨点滴滴答答的打在窗户上,规律却又令人烦躁的声音,街上的行人匆匆忙忙地走着,红伞蓝伞黄伞纵横交错。玻璃因为雨滴渐渐变得模糊,忽然间有一只手猛地抹了一把,却什么也没擦下。


"唉…"坐在书桌前的少年烦躁地叹了一口气。

他抬手揉掉一张稿纸,拿起一旁的耳机,顺便点了一首歌就闭上眼睛开始假寐,没有意识到自己似乎过高的体温。


"荣宰啊---"朴珍荣拉长尾音叫着崔荣宰。


朴珍荣提着湿答答的炸鸡回到宿舍,一打开门就呼唤着他最疼爱的弟弟。炸鸡虽然湿透但香气依旧四溢,它很快的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

一,二,三,四,五,少一个。


"荣宰?"朴珍荣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带着耳机的崔荣宰趴在桌上睡觉。

桌上满是揉烂的稿纸,仅剩的几张完好的稿纸上头也画了好几道,歪七扭八的线条显示出他愈来愈没耐心。朴珍荣打开其中一球纸团,凌乱的笔迹横过一张纸。他一句都看不懂。

朴珍荣把纸团放下,拿起崔荣宰耳朵上的耳机。崔荣宰似乎意识到耳边的声音消失了,模模糊糊的把手往前一抓,却什么也没碰到,朴珍荣笑了笑,温柔的把崔荣宰的头托起。


"荣宰啊,在这里睡觉会感..."朴珍荣突然停下。

朴珍荣的手上满是热度,他仔细一看,崔荣宰的双颊绯红但面色苍白,而且房间里的温度不可能让他这么热。崔荣宰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看到朴珍荣正一脸担心地盯着他。


"鼻塞?喉咙痛?头疼?"
崔荣宰摇了摇头。


朴珍荣转身把床上折叠的被子摊开,又把枕头拍了拍,自己坐到上面,并且示意崔荣宰坐到床上。崔荣宰不明所以,在朴珍荣半威胁的目光下乖乖地坐到他身边。

朴珍荣见他听话的走了过来,满意的一笑,大手一挥就牢牢地把崔荣宰抓住,顺势就往床上倒。崔荣宰红着脸急急忙忙的挣扎,无奈朴珍荣力气极大,未果。


"等等珍荣哥...我还得写歌呢。"

"都发烧了还写什么歌,休息。"

"可是下雨天我比较有灵感啊..."

"那你写出什么了吗?"

崔荣宰语塞。


崔荣宰被朴珍荣紧紧抱住,一开始僵硬了一下也慢慢放松了。长期绷紧的神经一放松下来马上就感到疲累,崔荣宰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因为发烧而感到寒冷的崔荣宰,不知不觉就往热源靠近。朴珍荣看着因为冷而一直往他怀里蹭的毛茸茸的头,哑然失笑。随即也闭上眼睛,搂了搂崔荣宰,跑去跟周公下棋了。


后来,林在范终于注意到,始终没出现的崔荣宰还有半途失踪的朴珍荣到现在还没出现。只好起身前往崔荣宰的房间,没料一打开门就是如此光景。

林在范一边看着眼前温馨的场面,一边把凑过来的成员统统赶走。


"嘘,不要吵到他们了。"





*小剧场


崔荣宰缓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没拉上窗帘的窗户透出月光撒在朴珍荣脸上。

"真漂亮啊..."他不禁赞叹着。

朴珍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冲着看到痴的崔荣宰就是一笑,崔荣宰的脸又倏地泛红了。

"跟你一样。"







===END===


that's a moon like  you~

【范七】My reaction 2

短小。





"你做噩梦了?"

"才没有。"



"左边那间是你的房间,中间那间是我的。如果你想找我而我不在客厅的时候,可以到那里找我。右转是浴室,我等等会在里面放一些一次性的卫生用具。这样可以吗?"

林在范一句一句的交代崔荣宰,可是对方的注意力好像并不在他这里。

"可以,真的很谢谢你。"崔荣宰一边回答着林在范,一边打量着房间的摆设。

客厅意外的是暖色系,米白色沙发,木质餐桌,灯光也是暖黄色,还有那对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的...猫咪抱枕?没想到林在范喜欢这个。

"很可爱吧。"

"是啊。"



崔荣宰穿上林在范的衣服,擦了擦了还在滴水的头发,扑在柔软的大床上,蹭了蹭棉被,最后还舒服的滚来滚去。

"咚咚。"敲门声响起。

林在范站在门口,左等右等没等到崔荣宰应门,就只好自己开门进来了。反正门没锁,应该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吧?



"......"两人尴尬的对视,崔荣宰立刻跳起来坐好,可是乱糟糟的发型显示着其主人刚刚被人撞见的幼稚。

"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林在范打破沉默。

他记得崔荣宰是在晚上快九点时打电话给他的。在两人分开之后,到他打给他的时候之间的时段,要跑完所有的酒店,时间并不游刃有余。如果要加上吃饭时间,那大概是完全来不及的。

"嗯,没吃。"崔荣宰十分大方地承认。

反正都寄人篱下了,再厚脸皮一点没什么大碍。更何况要是半夜饿到受不了,岂不是更加麻烦?自己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请个客好好谢谢林在范。



所以他这个人情是欠定了吧?

桌上放了粒粒分明的白米饭和海苔,飘着焦香的培根包着豆腐,看起来入口即化的鸡蛋卷,还有一整锅泡菜汤。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

"嗯,家里没什么菜了,随便做做。"

崔荣宰自暴自弃的狼吞虎咽,除了他本身就饿了以外还多了点悲愤。林在范长的帅还烧的一手好菜,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林在范一边收拾,一边奇怪地看着崔荣宰一脸悲壮的吃着饭,想来想去也只能当他是因为太好吃而感动到快流泪了。

如果真的这么好吃下次再给他做好了,林在范心想。



"对了,你不去看看你的珍荣哥吗?"

林在范终于收拾好所有东西,突然想到为什么崔荣宰会在这里的主要原因,就靠着浴室门对着里头的崔荣宰说话,没想到本来正在刷牙的崔荣宰听到这句话,含着牙刷就这么愣住了。

就像是...被什么惊吓到一样。



"你不去看看你的珍荣哥吗?"林在范的脸和记忆里的他重合。

同样的语气不同的表情,记忆中的带点醋意,眼前的只有担心和好奇,却奇妙的重叠在一起。



"啊...已经有人照顾他了,不过我明天会去医院。"

"这样啊。"



关上灯,崔荣宰爬上床。裹着厚棉被却忍不住瑟瑟发抖,往日的记忆犹如潮水般袭来。

他的一颦一笑,他和他平时在忙碌时偷闲约会的光景,他忍不住对他发脾气却总是在最后后悔...

还有他最无法忘记的...他的眼里全是被背叛的痛苦,那样直勾勾地盯着他,紧接着就是火舌吞噬一切。



"没有...我没有背叛你...没有!"崔荣宰惊醒后忍不住尖叫。

他冒着冷汗想爬下床,但浑身颤抖的他慌忙之中碰倒床头的闹钟,闹钟掉在地上发出巨响,零件各个散落一地。



在他想是不是把林在范吵醒了的时候,门外的走廊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崔荣宰茫然地望向门口,突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安心。

"吱-----"门开了。





===TBC===

My reaction 1【范七】



不可抗力的又作死开坑...对不起。






紫色星期四,今天对林在范来说也是不顺利的一天。


首先在平常吃的那家三明治不知道为何没营业,再来工作又因为感情用事等种种原因被停职。

搞得他精神憔悴,甚至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女朋友?


而现在...

林在范无法相信他所看到的这一切。



想想平常总是零零散散的客人,再看看现在几乎全部被占满的椅子,听听吵杂的各式各样的声音,无法理解。


"怎么就客满了呢?"


"抱歉啊在范,没想到新推出的甜点会这么受欢迎呢,你要什么我等下给你送去家!"

店长注意到他,很热情的招呼着平时的常客。

"不了不了,我就再等等不然看看有没有人要并桌吧。"

林在范婉拒了店长的好意,反正放眼望去还是有几个空位的。

"......"

听到并桌这俩个字,坐在在吧台旁边的圆桌的人突然抬起头看着林在范。

林在范几乎在瞬间就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把视线移过去,就看到一个黑发的少年在盯着他。


"你要跟我并桌吗?"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反正我朋友已经一个钟头过去了都还没来,我想他是不会来了,我喝完这杯咖啡就会走。"

林在范不客气的坐下,开始打量起面前的人。


二十出头,桌面上放的是乐谱,音乐家吗?怀里抱的是知名品牌的背包,大概很有名。名字...崔,荣,宰。现在会在水瓶上贴名字的还有几个?真是单纯。

想到这里林在范忍不住笑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崔荣宰冷不防的开口,倒是把林在范结结实实的吓一跳。

"既然都知道我的名字了,说一下也不为过吧?"他顺着林在范的视线把怀里的水瓶连带包包一起举了一下。

还不笨嘛。


"林在范,警察。"林在范伸出手。

"Ars是我的作曲名,欢迎来听听我的歌。"崔荣宰回握了手。


时钟滴滴答答响,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桌上的原本装着冰美式的杯子现在已经见底,但冒着白烟的蓝山还剩下大半。


"有缘再见。"

"嗯,我会去捧场你的歌的。"



崔荣宰前脚刚踏出店门口,外面就传来惊心动魄的尖叫声。本来想一走了之的他,看清倒在马路上的人脸时,突然脸色大变的冲了过去。


"珍荣哥!"

紫色星期四还是不肯放过他吗?


林在范这么想着,但基于职业本能,就算是被停职还是多管闲事的走过去。


倒在马路上的也是一位年轻人,黑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至于会造成失血过多的原因...大概是腹部上的刀伤吧。

当然这些想法在林在范的脑海中只是一秒闪过,他马上叫救护车,也顺便叫了警察,毕竟被砍大概不是正在停职的他可以解决的吧...


"难道今天要住酒店了吗?"听到这句低语,林在范转头去看旁边的崔荣宰,只见崔荣宰望着离去的救护车,低声抱怨到。



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黑衣男子在看到伤患被送上救护车之后掉头就走,在旁人看来就是标准的看热闹的人。

唯一不同于其他人的,大概就是他用烟嗓轻轻说的那声几乎听不见的两个字。

"珍荣。"



"你没地方住?"

"我不住这,我是来找珍荣哥的..."

"那你要来住我家吗?"

"诶?"



"这个时间点你是很难找到酒店的...算了,你如果找不到就打电话给我吧。"

崔荣宰走出最后一家酒店,手里拿着林在范刚刚给的名片,回想他所说的话。


"还真的被他说中了..."

嘛,就麻烦一下别人应该不会怎么样吧?反正这种时候坚持自己无谓的自尊心只会落得露宿街头的下场而已。



紫色星期四终于放弃他了。

林在范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未知号码,笑了笑。


"可以开始放长线钓大鱼了。"虽然这这条鱼会不会轻易上钩还是未知数。

这个崔荣宰,在看到他口中的珍荣哥倒在路上还浑身是血的情况下,只有担心,却没有一般人看到血的害怕恐惧。



绝对有问题。





=====TBC.=====

all七.三十题

JJP七有微量谦七,镇浦有渣里兜预警





7 鞋码一致【范七】

今天难得崔荣宰比林在范早醒。

"荣宰去哪了?"林在范問朴珍荣。

"荣宰吗?他去吃早餐了。"

他說完便低頭继续看书了。

林在范想去找崔荣宰一起吃早餐,一走到门口,想穿自己最喜欢的那双鞋,卻找到一只。

左眼余光瞄到旁边有一只崔荣宰的鞋,跟自己那双款式很像,他瞬间明白了。

"这家伙,是想再上演一次机场fashion嗎?"林在范有点想笑。 他只好穿著兩隻不一樣的鞋子去找崔榮宰。

这是鞋码一致的坏处。

什么?你說难道没有好处?当然有。


"呀在范哥我喜欢这双鞋!"

"我也喜欢。"

"很抱歉,两位先生,這個尺寸只剩一双了。"

"那就给你吧。"

在房间里。

"在范哥我最喜欢你了!"Bobo加抱抱。

這是好处。


8 捉姦在床【宜嘉七】


"你不觉得最近荣宰真的超可爱的吗?"王嘉尔看着鸟宝宝们的饭拍,脸上的小刮弧愈来愈深。

"......"他一直都很可爱。段宜恩如是想。

"他应该更喜欢Jackson吧?"段宜恩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自己不擅言辞,之前还为了一下鸡毛蒜皮的事打坏了空调,甚至还和在范吵了一架。

"谁都会更喜欢笑口常开的Jackson吧..."想到这里段宜恩忍不住气愤地扭了一下王嘉尔的大腿。

"为什么要扭我大腿?"王嘉尔不可思议地看着段宜恩,他刚刚只是看着段宜恩愈来愈奇怪的脸色,想说他是不是中邪了...他又没有说出来!

接着王嘉尔也打了一下段宜恩的肩膀。


"Jackson哥,Mark哥也在啊?你们要吃炸鸡吗?不然..."房间隔音效果太好,在门外的崔荣宰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就这样推门进来。

王嘉尔和段宜恩衣衫不整的双双倒在床上,段宜恩一手扯着王嘉尔的裤子,而王嘉尔也抓着段宜恩的领子。看起来就像...

"...我就和在范哥吃掉了。对不起打扰了!"崔荣宰红着脸跑出去,虽然他知道平常他们感情就很好,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种关系啊。

被误会了...

段宜恩和王嘉尔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9 相似经历【鎮浦】


崔荣宰和朴珍荣,他们有相似的经历。

他們都被林在范伤得彻底。

"真的没想到我们那时候那么傻。"朴珍荣說。

"那时候还在..."崔荣宰现在可以笑着回忆了。

林在范,他们两个共同的心结。

或许他谁都爱过,又或许他谁都没爱过,林范总是有办法让许多人爱上他。

完美的男人,崔荣宰和朴珍荣都为他深深着迷过,为他掏心掏肺,甚至为他失去理智过。


"你离他远一点!"

"你凭什么!"

雨水混着血一起流到马路上,双方打到都挂彩了还是不肯罢休。那一摊血水为了谁?还是林在范。

但林在范最后还是走了不是吗,在同样阴沉的雨天里。

"喂!你在干什么?"崔荣宰才刚刚从面包店里走出来,就看到朴珍荣失魂落魄的突然停在大马路中央,开来的车子来不及踩刹车,眼看就要撞上朴珍荣。

朴珍荣身上没有感到任何痛处,他疑惑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倒卧在血泊中的崔荣宰和散落一地的面包。


"要不是看在你也被林在范伤害过,我才不会救你呢。"

"为了谢谢你,我请你吃顿饭吧。"

有了第一顿,就有了後面好幾顿。


看着不知道是第几顿飯的照片,崔荣宰开口
"是不是也該请你吃饭了?"

"说什么傻話,你只要愛我就够了。"情话满分的朴珍荣。

他們两个的共同经历,除了被林在范傷害过?

他們还爱着彼此。


10 看見流星【Bam七】


"bam呐有流星!快许愿!"崔荣宰大叫着让bambam看向窗外,bambam本来不想理会他,但是看到他的小哥哥比他还兴奋不知道几倍的脸,就不忍心拒绝他。


"这真的有用吗..."一抹银白从黑夜中划过,俩人虔诚的双手合十祈祷完之后,BamBam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刚好被崔荣宰听到。

"当然会有用!你许了什么愿望?"崔荣宰好奇的看着BamBam,他的弟弟会许什么愿望呢?身为弟控的他决定要满足在他能力范围内能完成的他弟弟的愿望。

"不告诉你。而且我觉得根本不可能实现。"该不会是买YSL一百件吧...这样他可要努力工作了。


"我要知道bam许了什么愿望。"BamBam黑着脸看着刚好转到他的转盘,没有多想的选择了大冒险,却完全忘记了还有这个哥。

"我等等传简讯给哥。"说完BamBam就不肯再说话了,众人也只好这么过去。


"我喜欢崔荣宰,我希望他也会喜欢我。"BamBam发完这条信息后就躲进棉被里装死,但还是敌不过好奇心爬起来看崔荣宰的回复。

"要叫哥。"这条信息传完之后就一直现实对方输入中,BamBam等不及下一条信息了。

"我做为弟控当然就是要满足弟弟的愿望,在我能力范围中。

" 接着又是一条"流星一直都很有用。"


11 共同仇敵【JJP七】


"最近金有谦是不是又不想活了?"

"嗯,是该处理一下了。" 林在范和朴珍荣兩人互看一眼,又一起瞪向一個角落。

"哈哈荣宰哥哈哈哈~连这个都不会真的是笨蛋!"

"......"是弟弟,不能生气。

故事从头說起,其实就是金有谦求崔荣宰教他玩一款RPG游戏,結果崔荣宰教了以後,金有谦就比他厉害了。


"呀金有谦,你让我赢一場吧~"这弟弟,一点都不知道要让着哥哥。

"你亲我一口我就让你赢。"金有谦說的一臉堂皇。

"不要,说不定我等一下就赢了呢。"

如果说刚刚金有谦只开了60%,那他现在就是开了100%,崔荣宰根本打不赢。


"喂!你是故意的吗?"真是,好生氣啊。

金有谦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脸颊。

"好啦好啦…"說完崔荣宰就把臉凑過去,金有谦把眼睛閉上。

"......?"金有谦等了許久都沒等到臉上的触感。只好把眼睛張開。

辣眼睛。

金有谦只能這麼說。


鸟圈梦想和国民初恋壁咚小水獭。

腹黑的笑温柔的笑還有绯红的臉。


"辣眼睛!"金有谦忍不住了。

兩人唰的一聲转过去瞪他。

崔荣宰趁机跑了。


"金有谦你真的想死是吧…"果然除了默契就是默契。



番外 套路 【谦七】


"荣宰哥啊我要喝巧克力奶昔!"用金有谦自己的小奶音撒娇,虽然他十分不齿,不過為了追媳妇,拼了!

"好吧我給你買吧。"臣服於小奶音的崔荣宰。


"荣宰哥別走嘛。使用他的puppy脸!"金有谦自己都快吐了。沒办法,都是為了爱。

"好啦我不走。"被puppy脸秒杀的崔荣宰。


直到有一天,金有谦忍不住了。

"崔荣宰我喜欢你!你要跟我交往嗎?"小奶音和puppy臉双重攻击。

"好,我跟你交往。"无法征服弟控本性的崔荣宰。

还有无法不喜欢金有谦的崔荣宰。

金有谦才不会說,他偷听珍荣哥和bam說听Jackson哥求Mark哥向在范哥套話說崔荣宰喜欢他呢!

忙內的套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能承受的那个人只能是崔荣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