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每天都更愛崔榮宰

秋海棠回送給風信子一束紅玫瑰

@崔七是天使
崔榮宰生日賀文

前文接《風信子把山楂給了秋海棠》,《秋海棠接受了風信子給的山楂》

he




那天兩人順利的回到飯店,而其他人也只是認為兩人在房間裡太無聊,跑出去玩了。


"金有謙你不要再和崔榮宰那來路不明的人混在一起了,啊?你就聽一次我的話吧?"金父語重心長的對金有謙說。

其實金家不過只是中上人家,也能接受金有謙喜歡同性,但崔榮宰那個來路不明的人,實在是令他無法放心。

有人說他是孤兒,又有人說他父親是縱火犯,還有人說他以前是混黑道的...諸如此類。

誰家的父母希望還在遇到以上這些人?


"崔榮宰!你要是再跟金有謙那小子混在一起,他就死定了!你可是要繼承我位置的人啊!"

"好..."

管他的,他確定他可以保護好金有謙。

儘管,嘖,手還在痛啊。

兩人依舊在講不聽的狀態下暗戳戳的談戀愛。

直到有一天兩家父母都忍不住了,約談判。

金先生你好,我是崔榮宰的爸爸,我今天約你出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榮宰和有謙的事。

真嚴肅。金父暗暗吞了口口水。

"不過啊…在那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啊。"

"請...請說。"

"我是不是以前在哪看看過你啊?"

聽到崔父說了這句話,金父死命的盯著崔父。

"我也這麼覺得..."

兩人對視了一分鐘之後。

"大金啊啊啊!"

"小崔啊啊啊!"


"爸,您叫我嗎?"崔榮宰冷漠的看著他爸。

"咳...你和那金有謙...還好嗎?"

"好的很,不需要您的關心。"他又想對有謙幹嘛?

"唉,我不是那個意思...那個啊,你要是真喜歡他,你就...和他在一起吧。"

"啥?"崔榮宰覺得他爸吃錯藥了。

"反正呢,我們兩家不會再為難你們兩個了。"

為什麼啊?崔榮宰覺得信息量略大。

"白菜至少只能供給金家啊。"崔父自言自語。

...他老爸真的吃錯藥了。


"天啊天啊天啊!崔榮宰他爸竟然是小崔!"金父快崩潰了。

"小崔?誰啊?"金有謙覺得事情發展有點奇怪。

"就...你爸以前的一個朋友啦。"旁邊沉默的金母開口了。

"對了,有謙啊…"金父金母兩人嚴肅的看著崔榮宰。

"我不會和崔榮宰分開的!你們再怎麼說都沒用!"

"不是啦,你以後和崔榮宰一起過日子我們都沒意見了。"

"怎麼這麼突然?"金有謙滿腹狐疑的看著爸媽。

"肥水不落外人田..."金父喃喃自語。

"咦?"

吃錯藥了吧。

"榮宰哥!我爸媽同意我們在一起了!這個送你!"金有謙興奮的衝向崔榮宰。

崔榮宰接下金有謙的玫瑰花束。

...然後扔到地上。

金有謙一臉錯愕的看著他。

"你扔了我的花, 還不許我扔你的?"崔榮宰冷漠的看著金有謙。

"我那是因為..."金有謙慌了。

"哇!"

崔榮宰突然抱著金有謙。

送什麼花啊,有你就夠了。


End.



反正金崔兩家父親就是竹馬啦哈哈…

水獺生日快樂嚶嚶嚶❤



秋海棠接受了風信子給的山楂

崔榮宰生日賀文。

上篇接《風信子把山楂給了秋海棠。》

設定看上文,依舊渣有謙賤崽崽預警,he保證。




金有謙覺得自己真的很倒楣。

"被人跟蹤就算了,結果差點被殺,現在竟然還被綁架?"

他欲哭無淚的看著自己被綁住的雙手。

他突然有點想念有崔榮宰的房間了。是,就算是崔榮宰。

"金有謙,你和崔榮宰一間。"老師用抽籤決定旅行的寢室分配。

"崔榮宰我警告你,你敢離我太近你就死定了。"

"我知道的。"他的臉依舊沒有血色,傷還沒好嗎?


"呼..."崔榮宰倒是挺乖,早早就睡了,也沒有煩金有謙。

倒是金有謙心裡不知為何很悶,決定自己出去散散心。

"散心散著倒是變成這樣了。"金有謙很無言。

"有人會來救我嗎?"金有謙心想。腦海卻突然浮現崔榮宰的笑臉。

...他?會嗎?他應該很討厭自己吧。

"金有謙!"有人喊他的名字,聲音不大,卻紮紮實實的把他嚇了一大跳。

"...誰!"金有謙轉頭一看,愣住了。

崔榮宰?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這也太奇怪了吧?

崔榮宰為金有謙鬆綁的手一頓,

"你別管了。"

金有謙也知道只要他不想說就一定不會說,怎麼問都沒用。

"誰?誰在那裡!"

崔榮宰他們很倒楣,撞見了正要回來的小弟之一。

他們拔腿狂奔,途中崔榮宰突然把金有謙往旁邊撲。

一把銳利的刀子差了一厘米就刺到金有謙的脖子。

"......"金有謙暫時被嚇的說不出話來。

崔榮宰倒是機靈,拿刀子刺破自己的手,把血跡滴到刀子和反方向的路上。

崔榮宰因為血液還沒凝固,只好用上次受傷的那隻手拖著呆掉的金有謙跑。

"痛嗎?"金有謙看著在換藥的崔榮宰問。

"痛死了。"

兩人一人躺一人坐在在一望無垠的大草原上。現在是孟秋,晚上也有些涼意,把外套給了金有謙的崔榮宰不禁瑟瑟發抖。

"喂,會冷就給你穿吧。"金有謙看著不停發抖的崔榮宰說。

"不用了,你穿吧。"

"...好吧,你過來。"金有謙突然想到一件事。

崔榮宰起身走過去,正要開口問什麼事卻被金有謙拽下去抱著。

"這樣就不會冷啦。"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聽到金有謙的奶音。

"...所以你有要問我什麼嗎?"真是破壞曖昧氣氛。

"你手受的傷是因為那天來救我嗎?"

"......"崔榮宰臉紅了,不只一個原因。

"謝謝你,真的。"金有謙把崔榮宰抱的更緊了。

"我其實是..."崔榮宰想坦白一切。

"我知道你是誰,然而那並不重要。"微笑的金有謙真帥。

那天的山楂花沒浪費啊。崔榮宰想

這裡應該就不會被找到了吧?金有謙想。




還沒完結...並不是什麼突然喜歡上對方的故事...下篇會說明的。
想了想還是艾特你一下吧 @崔七是天使
小七生日快樂啊啊啊最愛你了❤



風信子把山楂給了秋海棠

@崔七是天使 感謝你的梗❤

崔榮宰生日賀文

風信子_處女座代表花

山楂_花語代表守護

秋海棠_天蠍座代表花

渣渣的有謙,賤賤的崽崽預警

he保證




"...你一直跟著我到底要幹什麼?"金有謙覺得自己最近好像被人跟蹤,可是轉頭過去又沒人。今天可總算被他逮到了。

"我不是故意要跟著你的,只是..."對方看起來有點手足無措。

崔榮宰,怎麼又是你。

"崔榮宰,你真的很賤,我都說了我不喜歡男人,幹嘛一直跟著我?我喜歡誰都不會喜歡你的。"

這個崔榮宰,從上學期就一直跟著他,本來也把他當成兄弟,沒想到竟然喜歡自己?

真是噁心。

"...對不起,我走了。"明知道被發現的話一定會被討厭,或者被羞辱一番,可是他沒辦法。

他愛金有謙,他要保護金有謙。

"喂,你還真的把那個崔榮宰迷的神魂顛倒啊?"
走在金有謙旁邊的人開口,帶著一臉猥瑣的笑。

"這還不是。我可是金有謙。說好的東西該讓給我了吧?"金有謙不禁有些得意。

"是是是,金大爺,那妞就歸你了,不過我也找到新歡了。可漂亮了。"

躲在角落的崔榮宰鼻頭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不行啊,崔榮宰你不能哭。"哭了會不理智,不理智就沒辦法保護金有謙了。

就算金有謙討厭他也一樣。

"X的!崔榮宰你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金有謙覺得真的很煩,那個崔榮宰到底怎麼回事?

"我可不是崔榮宰那小子。"一個和崔榮宰截然不同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金有謙轉身,卻看到令他不禁毛骨悚然的畫面。

一個人,畫著小丑妝。

什麼?你說金有謙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怕小丑?

是不怕啊。

可是那小丑拿了一把沾滿血的刀呢。

"咚!"突然天外飛來一個鐵罐,砸中小丑。

金有謙趁機趕快跑,管他是蓄意還是意外。

等等...蓄意?唉,管他的,先保命在說。

小丑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噗哧一聲。

是銳器刺進人類肉體的聲音。

金有謙沒有聽到。


"出來,管你是誰。"金有謙真的快瘋了,一個兩個都在跟蹤他!

"......"崔榮宰默默從角落走出來,面無血色。

"崔榮宰,又是你。你到底又想幹嘛?"他的臉怎麼這麼蒼白啊?

"給你個東西。"說完崔榮宰把手上的山楂花遞出去。

"喔?真是謝謝你。"他會收嗎?

"真是謝謝你啊,為這塊地又增添了肥料。"金有謙戲謔的說完後,就粗魯的把他手上的花抽走扔到地上。

金有謙發現在他把花抽走時牽動到崔榮宰的手,而崔榮宰的臉竟然痛苦的扭曲了一下。

"你的手受傷了嗎?"金有謙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問了出來。

"沒事。"金有謙幹嘛突然關心他?真奇怪。

"給我看看。"金有謙很生氣,崔榮宰竟然敢不接受他的關心?

說完便直接拉過他的手,把他的袖子捲起來。

厚厚的紗布透過去是觸目驚心的血跡。

"我都說了我沒事,這是我自己不小心劃到的。"崔榮宰連忙把他的手抽出來,跑了。

出這麼多血只是自己劃到嗎?金有謙不解,算了。

山楂花滿天飛舞,美麗,但又像是在嘲弄愚蠢的人。

崔榮宰世最可生日快樂😘

下篇接《秋海棠接受了風信子給的山楂》

917崽崽生日,想寫賀文但沒梗

想為小七慶祝生日🐉但是沒腦洞...

想點梗的可以在底下留言❤我會盡量在917發的。

是繁字。

如果真的特別想要簡字,我可以用我的手寫鍵盤一字一字的寫給你😅

梗隨便丟!腦洞也隨便來!

不過只接受七的cp,不接受七攻(包括七斑),不Be和abo。
其他一切好說😄

把你的梗和腦洞用力的往我身上砸吧!

最終選一篇,時間允許的話兩篇。

小天使們留言吧🙏

all七.隨意10題

就是那種找一本書,隨便翻一本書的某一頁的某個詞當題目的10題。我找的是東野圭吾_空洞的十字架。

今天為什麼我這麼黃😂

1 漫長的談話(范七)

"哥怎麼可以這樣對榮宰?"在林在范和段宜恩漫長的談話後,以這句話收場。

"在范哥,別怪Mark哥,這件事是我不對。"崔榮宰一臉歉意的對林在范說。

我這樣還不知道是為了誰呢,看來得用身體來和他來一場漫長的談話了。

完事後,崔榮宰抱著棉被,說:
"林在范,我不介意和你來一場漫長的談話。"好生氣喔,但還是要面帶微笑。

林在范表示他不介意,反正來日方長嘛。

2 太客氣了(謙七)

"有謙啊,你太客氣了,大家都是成員,當成朋友就好了。"每日弟控崔小七。

"可是榮宰哥啊,我可不只是想當朋友而已呢?"金有謙看著被他壓在身下,臉紅的崔榮宰。

"有謙你...怎麼了嗎?"搞不好不是他想的那樣呢。
"榮宰哥啊,在這麼客氣下去就要被吃掉了喔?"

"...好啦,我也是。"天啊,好羞恥喔。

事實是他還是被金有謙吃掉了。

3 閉嘴(jjp七)(無jjp)

"哥啊…"金有謙想向朴珍榮吵架。
"閉嘴,我在看書。"朴珍榮表示看書需要金有謙閉嘴。

"哥啊…"BamBam無聊想找JB聊天。
"閉嘴,我在看電影。"他在看電影的時候不想有人吵。

"珍榮哥!在范哥!"崔榮宰身為主唱的大嗓門果然不是蓋的。

金有謙和BamBam等著看好戲。

"榮宰啊,怎麼了嗎?"兩人溫柔到出水了。
"哇雙標啊雙標!"不高興。

"閉嘴。"竟然被瞪?
"有謙啊,人生本來就是很艱難的。"人生導師BamBam

4 八成(鎮浦)

"珍榮哥他八成不會喜歡我吧。在范哥人那麼好,Jakson哥也那麼可愛,還有..."崔榮宰在房間裡和BamBam訴苦。

"哥你就別想那麼多...呃"BamBam突然愣住了。
"嗯?怎麼了?"

"呀崔榮宰,你數學是不是不好啊?還有兩成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門口的朴珍榮說。

"欸?"
"我喜歡你,崔榮宰,而且絕對不只八成。"

5 抱怨(嘉七)

"榮宰誇誇我嘛。"來自需要水獺誇獎的王杰森。
"做得好做得好做得好好做的真棒!"
"榮宰都沒用心。"
"我很用心!"
"哼。"

這哥總是喜歡抱怨自己不誇他。在床上也是。

一個深入,王嘉爾還是忍不住問"榮宰我做得好不好?"
"...嗯?好...哈啊~你快點!"

就算這樣他明天還是會繼續抱怨,崔榮宰保證。

6 約定見面(宜七)

"榮宰啊…我們不是約好今天要見面的嗎?你怎麼還沒出現..."段宜恩看這墓碑哭著說。

墓碑上三個大字,崔榮宰。

"抱歉宜恩哥,我遲到了。"段宜恩隱約間好像看到少年陽光的笑臉。

"...咦?"不是隱約。

"是夢吧?"
"宜恩哥就覺得我是會爽約的人嗎?"
"榮宰嗎…"
"對不起,我來了。"

約好見面的人終究還是會見到面的。

7 諮商(Bam七)

BamBam覺得他自己有病,所以去找了心理師。

"醫生我覺得自己有病怎麼辦?"
"你覺得自己有什麼病?"公事公辦的語氣。
"我想上你。"
"滾。"竟然遇到變態?

後來BamBam又來了幾次,還說了一樣的話。

"夠了,我跟你回去就是了,冷戰還不是你開始的。先說了,回去可不准上我。"
"哥覺得有可能嗎?"

崔榮宰覺得自己的菊花有點不保。

8 淚水(all七)

"......"大家看著崔榮宰的淚水也很不忍。

早知道就不拍他隱攝了。

"真是的,身為我們的陽光不可以哭啊。"金有謙和BaBam說。

"榮宰對不起啊,我們只是看你最近太累了才想讓你放鬆一下的。"出餿主意的朴珍榮和jackson。

"我們幫你弄死他們,別哭了,不好看。"來自裡兜和Mark。

不哭不哭,榮宰的眼淚是珍珠啊。

只有在被操的時候才能哭。這是眾人的心裡話。

9 辨識(宜嘉七)(無宜嘉)

王嘉爾說他覺得能從人海中辨識出他的榮宰來,段宜恩說他也可以。

於是兩人就不爽了。

"榮宰啊,你能從人海中認出我來嗎?"
"可以啊。"他才不會說是因為他嘉爾哥那頭白毛太顯眼了呢。

"...那我呢?"
"也可以啊。"
廢話,只要看哪裡有被女孩子包圍的中心,哪裡就是他Mark哥的所在地好嗎?

"那你更喜歡誰?"
"我不知道..."

很簡單,幹一炮就可以了。

被幹完後的崔榮宰還是辨不出來他更喜歡誰。

"那就3p吧。"不你不是Mark哥。

10 嫉妒(謙斑七)(無謙斑)

"呀金有謙你怎麼可以抱榮宰哥!我也要!"傳遞完訊息後BamBam把崔榮宰抱的死緊。

"Bam啊…我要窒息了。"

"Bam啊你怎麼可以和榮宰哥玩遊戲!我也要!"金有謙抱著手柄開始奮戰。

"金有謙...你怎麼死這麼快。"

"金有謙你怎麼把榮宰哥上了?我也要!"撲倒崔榮宰。

金有謙又不高興了。

"喂你們兩個夠了喔。我不接受3p!"
"那為什麼他可以我不行?"兩人異口同聲。

唉都是嫉妒惹的禍啊。

小天使啊留下妳的小紅心❤小藍手👍還有評論!

范七.不是戀人也可以玩的20題2

哈哈沒想到反應還不錯欸
我竟然日更了,快誇誇我😝

2 嫌亮叫對方關燈

尷尬。不能再更尷尬了。
這是兩人現在的心情寫照。

"林在范!為什麼只有一個臥室啊?"而且裡面只有一張床,難道他今晚要睡沙發了嗎?

崔榮宰想哭。

"我忘記了...我把另一個臥室改裝成書房了,反正房東也說隨便我改啊。"林在范也是無奈了。

不過...如果有一個人要睡沙發的話,誰來呢?

"呀林在范是你忘記先買床,憑什麼要我睡沙發?"要炸毛了。

"要不是你來還用的著這麼麻煩嗎?"林在范的下巴又一次突出。

"哼!!!"崔榮宰抄起一個枕頭就往林在范臉上扔。

"喂你這小子也太沒禮貌了吧?"林在范回敬崔榮宰另一個枕頭。

兩人就從床上打到床下,從臥室打到客廳。

"啊西,痛死我了。"崔榮宰痛的齜牙咧嘴。

"你怎麼了?"林在范停下本來要往崔榮宰砸下的枕頭。

"沒事,大概是腰傷復發了吧。"啊…好痛。

"...要去看醫生嗎?"林在范覺得還是得關心一下對方。

"不用,只要今天床給我睡我就好了。"不管多痛還是要怼一下林在范。

......這傢伙真的欠揍。

"哇我可是傷患啊!林在范!"崔榮宰又被林在范砸了一下。

看著崔榮宰痛到扭曲的臉,林在范還是忍不下心。

"好吧..."崔榮宰的臉瞬間亮起來。

"我們今天一起睡。"反正兩個男人一起睡又沒什麼。

"為什麼要一起睡?你去睡沙發不就好了?"委屈。

"要嘛好要嘛拉倒。"不霸氣他就不叫林在范。

"好吧好吧…"不知道為何竟然有點小期待?

因為可能又會多一些能和林在范吵架的東西。

"你先去睡,我先去洗澡。"崔榮宰也只能妥協。

"這傢伙..."洗完澡的林在范看到大字型的崔榮宰。無
言。

"過去一點啊,切拜。"林在范死命的推著崔榮宰。

"啊…你洗好了啊。"說完崔榮宰往旁邊挪了挪。

沉默。

"喂,把夜燈關掉,我睡不著。難不成你還怕黑?"就是要和崔榮宰吵架的,幼稚的林在范。

"才不是!我夜盲。"他還真的沒有說謊。

"那也關掉。大不了我幫你帶路。"林在范覺得睡覺品質最重要了。管他什麼夜盲。

"...好吧,你說的。"說完崔榮宰把燈關了。

一夜好眠?
不存在的。

"哈哈哈哈哈!"崔榮宰看著林在范的熊貓眼依舊笑到快從床上掉下去。

"崔榮宰,我今天就去買床,錢我出沒關係。"今天林在范不只突了下巴還咬牙切齒。

什麼?你問昨天發生什麼事?
能讓林在范氣成這樣也只有崔榮宰了唄。

"呀林在范我要上廁所幫我帶路。"
"...好。"

這場景大概在昨晚發生了7,8次。

什麼?你說不理他就好了?

拜託,崔榮宰往你心口上拍的掌掌沒人能承受的了好嗎。

崔榮宰表示,哼我就要開燈怎麼著你啦!



依舊,留下妳的小紅心❤小藍手👍和評論!

范七.不是戀人也可以玩的二十題

這裡的設定是仇人變戀人😂

以下是前提喔😊

"咚咚。"崔榮宰敲了敲門。

他的前房東要賣房子,好在人還不錯,給他一個月的時間搬家,還幫他找了合租。

"不知道室友怎麼樣呢?"他想。
"吱呀~"門開了。
"你好,我是來合租的,我叫崔...榮...宰"他嚇傻了。

誰能告訴他為什麼林在范在這裡?

崔榮宰有點方。

說起來他和林在范也有很長一段淵源,在學生時代時兩人都是學霸,都在爭第一名,要是哪個考輸對方,都要生上一頓悶氣。

不知道為什麼,連挑女友的口味都很像,最後女方跟了林在范,兩人當然就像仇人一般了。

1.指責對方挑食/口味/飲食習慣

"雖然...都認識了,不過還是去吃頓飯吧?我請。"林在范看起來也有點尷尬。

有飯當然不吃白不吃,更何況他還要坑一把林在范來洩當年的恨。

"你要吃什麼?"
"我要吃拉麵。"
"那我來一份拌飯吧。"

兩人點完菜就沉默了好久。

"佳欣怎麼樣了?你現在還在跟她交往嗎?"結果還是崔榮宰打開話題。

"沒,我們分了,她說我太無趣了。"林在范看起來有點無奈。

"哈哈哈林在范你也有這一天啊哈哈哈"崔榮宰笑到快翻過去了。

"那你現在就不是單身了嗎?"林在范覺得這仇不得不報。

"......"林在范你個好樣的,看我今天非把你吃死不可。

林在范笑到眼睛都沒了。

"林在范眼睛夠小了就別笑了。"開玩笑,他要是不反擊他就不是崔榮宰了。

"......"哇林在范的下巴突出來啦!

"祝您用餐愉快。"服務生把菜一一上了。

他果然還是得相信圖片僅供參考這句話的。
崔榮宰看著拉麵上的黃瓜絲在內心哀號著。

林在范看著崔榮宰把黃瓜絲往外挑。是挑食嗎?

"崔榮宰小朋友,挑食是不對的行為喔。"

"呀!我那是過敏!而且要你管!"生氣。

林在范挑著眉看著他。笑。

這人...為什麼這麼欠揍!從以前就這樣!崔榮宰覺得好悲慘,學生時代已經夠了為什麼現在還遇到他。

吃完飯的時候,服務生把飲料和甜點也上了。

崔榮宰看這林在范點的,粉紅色看起來十分有少女心的草莓飲和草莓蛋糕。

靈機一動。

"呀,身為一個男人竟然喜歡草莓那麼少女的水果?"

"咳咳咳..."林在范被嗆到了。他還真沒想到崔榮宰會出這招。

"我就喜歡草莓怎麼啦?"理直氣壯。

林在范看著崔榮宰滿是戲謔的表情,明明自己是有理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心虛。


澄清一下,雖然我不喜歡草莓,但我對草莓沒有任何偏見😂
留下妳的小紅心小藍手還有評論!切拜切拜!❤❤❤

(鎮浦) Hey (1)

all七卡了更鎮浦😂

有很多宜嘉預警📢📢

前期宜嘉戲份多,中期開始轉鎮浦。

還有,我錯了,其實是殺手au...吧...可能。

,boys

「呀,Marky,明天我生日,你難道就一點準備也沒有嗎?」一個有著菸嗓的男生對另一個長的像天仙的男生抱怨。

段宜恩是王嘉爾的男朋友。

王嘉爾有點不滿他的男友,長的帥是長的帥 ,平常冷漠也不是問題,但為什麼一點都不懂得哄人!

「明天帶你去遊樂園。」段宜恩說。

「你也太過分...啊?遊樂園?」王嘉爾還沒反應過來。

「不想去嗎?不然去看電影也可以。」段宜恩看著王嘉爾有點想笑。

「當然去!Marky我最愛你...」

王嘉爾還沒說完就自己切掉了。

段宜恩疑惑的看著他。

「Marky,是不是有人在跟蹤我們?」

他因為多年練擊劍的直覺從來沒有出過問題,王嘉爾想。

段宜恩也知道他的直覺不會有錯,加上他也感覺到了壓迫感。

「我們剛快回家。」莫名其妙襲來的恐懼。

他們兩個把所有能抄的近路都抄了。

「Marky,快開門。」趕快回到他們兩人的家。

但段宜恩卻找不到鑰匙,就是這一個剎那,讓跟蹤他們的人逮到機會。

「唔...」兩個人湊上去,一人捂一個嘴,省事。

段宜恩和王嘉爾就這樣昏過去。

「呀,呀,醒醒吧。」他們被推醒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看起來打扮很時尚的男孩,還有另一個高大的男孩。

再來是一個豪華的房間,沙發床冰箱什麼的應有盡有。

被綁架的人會住這麼高級的房間嗎?段宜恩有點困惑。

「我叫BamBam,是泰國人,旁邊這是金有謙,是韓國人。」打扮時尚的男孩開口。

「這裡就是你們的房間,想要什麼都可以按鈴通知,但不要妄想著逃出去。」高大的男孩說,喔,是金有謙。

對俘虜的服務這麼好嗎?段宜恩更困惑了。

沒注意到王嘉爾的不對勁。

「呀BamBam哥,這兩個是新來的獵物嗎?借一個玩一下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小弟問,還一臉猥褻的盯著王嘉爾看。

在段宜恩還沒說話前,金有謙先開了口:「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他們可是崔榮宰的人。」

他笑著說。雖然笑容沒有溫度。

「要是被榮宰哥知道你又沒叫他哥,他一定又會發火的。」BamBam打趣到。但小弟沒再理他。

「榮宰哥啊...」小弟的臉好像有點扭曲,好像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看來這個崔榮宰就是他們的老大了。」段宜恩想。

隔壁房間裡,有個年輕人盯著一張照片,是一張合照。

一個就是看著照片的人,一個是看起來充滿書生氣,還帶著眼鏡,看起來很溫柔的男人。

年輕人口中唸著「朴珍榮,珍榮哥...」表情有些悲傷。

「你不要小七了嗎?」接著他吸了一口菸,旁邊還放了一瓶啤酒。

「呀榮宰哥,你不能抽菸喝酒啊,珍榮哥會生氣的。」
這句話是剛打點完段宜恩和王嘉爾的金有謙說的。

他其實還是不敢在崔榮宰面前叫他的名字,在朴珍榮失聯以後他的脾氣就變的很暴躁。

他原本敢的。

我這不是慫,我這叫學會了尊重。金有謙自欺欺人。

「管他的。反正現在連在范哥也都不在。」又吸了一口,緩緩吐出。還喝了一口啤酒。

管他的,反正他也不會回來了。

不過,不管是沉浸在悲傷裡的人還是恐懼以及憤怒裡的人,都沒料想到在深夜裡會出這種事。



留下你的小紅心❤小藍手👍還有評論💬!我不高冷的!歡迎勾搭!

all七.巧合三十題.part1

看起來是鎮浦的呼聲比較高呢
那就先上all三十題囉6ω6

1 夫妻相(all七)
大家都說,崔榮宰和水獺很像嘛。

不知道哪天晚上有誰說了一句:那不就是夫妻相嗎?
崔榮宰,炸毛。「哪有人和動物是夫妻相一的?!」

不知道是不是這句話惹到水獺神,祂決定要懲罰崔榮宰的......。

耳朵。
「啊~鬧木kiyo~」王嘉爾的尖叫響徹雲霄。對著變成水獺的崔榮宰。

皮膚和毛。
崔榮宰表示,每天被兩個忙內撸毛並不是什麼好體驗。

眼睛。
每天轉頭看到珍榮哥在視奸自己...
只能安慰自己什麼都沒看到,都是,假的。

胃。
被在范哥投喂在平常是幸福的,但...
在范哥!水獺吃這些東西會死人...不,死水獺吧?!

手。
我說Mark哥...用水獺的爪子玩跑跑卡丁車,會變成卡卡跑丁車的...啊,Mark哥好帥。在段宜恩懷裡打電動的水獺如是說。

2 狗屎運(嘉七)
「呀!CoCo!妳怎麼大便到Jackson哥的鞋子上?!」
完蛋了...這要怎麼道歉啊...Jackson哥好像很喜歡這雙鞋子。

乖巧的崔榮宰還是去道歉了。

沒料王嘉爾卻一反常態的嚴肅著一張臉,逼近崔榮宰。
崔榮宰看著他一身的肌肉,吞了口口水。這哥...

「哥,你生氣了嗎?」「對,我生氣了。」「那我要做什麼...」「你親我一下,我就不生氣了。」
崔榮宰的臉爆紅。

「快點。」崔榮宰只好親了他一下。

王嘉爾抱著他「我雖然很喜歡那雙鞋子,但我更喜歡你啊。」崔榮宰點了點頭,然後害羞的埋在他的肌肉裡。

真是,不知道是誰的狗屎運啊。

3 三人行(jjp七)(没伉儷)
俗話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跟蹤他們的忙內金有謙表示,他真的不知道師在哪裡。

剛剛在練習的時候,有個動作崔榮宰一直做不好,於是朴珍榮說要個別教育就把他往外拉,結果林在范也跟著出去了。

愛搞事的金有謙怎麼可能不會跟出去呢?
於是他看到了三人拐進了便利商店。

崔榮宰:這個看起來好好吃啊。朴珍榮:買!
崔榮宰:這個看起來也好好吃。林在范:買!

兩人啪嘰的互瞪了一眼。

朴珍榮:榮宰最近很累吧,多休息一點吧。
崔榮宰給了他一個Bobo。哇珍榮哥好溫柔啊。
林在范:榮宰想買什麼我都給你買。
崔榮宰也給了他一個Bobo。在范哥人真的好好。

於是兩人又啪嘰的互瞪了一眼。

金有謙說,保護單身狗人人有責。

4 烏鴉嘴(鎮浦)
今天下午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下了大雨。
「珍榮哥搞不好沒有帶傘出門。」

說曹操曹操到。電話響了,來電顯示是朴珍榮。
「小七啊,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突然有一場會議要開,要記得吃晚飯喔。」「喔,好。別太辛苦了,你也要記得休息。」帶不帶傘好像都沒差了。

哇…接下來要幹嘛呢?去寫歌好了。
「等等,今天晚上不會打雷吧?」呸,自己還是不要烏鴉嘴好了。

還真的被崔榮宰說中了。晚上雷聲響的轟轟烈烈。

他不僅忘記吃晚飯,還被打雷嚇得躲在棉被裡面瑟瑟發抖。「珍榮哥...」或許朴珍榮的前世是曹操吧。電話又響了。
「珍榮哥!」「小七啊,你是不是沒吃晚飯?」「嗯...」朴珍榮聽著他發抖的聲音有點想笑。
「是不是怕打雷?」「才沒有!」「沒有就好,那我掛囉。」「等一下!」「...:D...」「對我怕...」「那你開門。」

聽到這句話崔榮宰馬上碰的一聲打開臥室門,衝去大門口開門。「切...沒人啊,騙子。」

他喪氣的走回臥室,途中還被打雷聲嚇了一跳。

「欸?!」他竟然看到朴珍榮站在臥室門口揉著鼻子。「呀,吃宵夜。」原來他站在臥室門口,剛好被崔榮宰一門打中。

什麼?你問他們吃完宵夜去幹嘛了?
當然是...去幫朴珍榮的鼻子上藥了。

然後他其實真的沒帶傘。

5 冤家路窄(謙斑七)(没謙斑)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最怕斑斑突然的關心~
最怕有謙,突然回來到這裡,給奶昔。
最怕有謙,看到我們在一起~

以上是崔榮宰小朋友的心情寫照。

在金有謙去買飲料的時候,突然遇到從轉角冒出來的斑斑,斑斑衝過來抱住他「榮宰哥!」

他突然感覺到有一股視線射過來「呀...崔榮宰...」完了。

「有謙...他...」金有謙瞪著他...背上的斑斑。
「他是我的。」說完他便當著斑斑的面吻了崔榮宰,然後拉著他走掉。

斑斑一臉黑人問號,我不過就是迷路了遇到熟人很高興,至於被秀一臉嗎?

6 雙方逃婚(宜七)
段宜恩要結婚了。
崔榮宰也要結婚了。
就算他們已經談了九年的戀愛,連七年之癢都度過了。

「對不起。」段宜恩這句話不知道對誰說的。
在崔榮宰拿到他的喜帖的時候。
「我很抱歉。」崔榮宰這句話聽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不太像對段宜恩說的。
在段宜恩拿到他的喜帖時。

他們的喜帖都是第一個發給對方的。或許也是想做一個了斷吧。

...才怪。
「宜恩哥,你怎麼逃婚了?」
「你不是一樣?」
「...那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理由和你一樣。」

那句話是對他的喜帖說的,因為...再也用不到了。
被做出來卻用不到,還是得道歉。傻白甜崔榮宰如是想。但段宜恩只是想給他驚喜...。

「我們一起逃到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吧?」「好。」


7 鞋碼一致(范七)
8 街上偶遇(斑七)
9 捉奸在床(宜嘉七)
10 穿錯衣服(謙斑七)
11 近親關係(斑七)
12 同生共死(宜七)

以上是下集預告😂
本來想一次寫完但太長了^ω^

留下你們的小紅心❤小藍手👍還有評論💬

呀我忘記啦😅

選鎮浦的小天使有附贈all七三十題喔:D
選all七的並沒有鎮浦小短篇😣
這樣各位小天使還要all七嗎?

all七x2
范七x4
嘉七x3
鎮浦x4
宜七x5
斑七x3
謙七x3
jjp七(沒有伉儷,微謙七)x3
宜嘉七(沒有宜嘉)x1
謙斑七(沒有謙斑)x1
總共三十題(巧合三十題)